被迫出道[娛樂圈] 曖光 著
被迫出道[娛樂圈] 第184節
  沈棠不知道別的同行是如何撐下來的,她是真的覺得自己好像很難愛自己的職業了。

  被其他人非議,大可以不聽不看不在乎,但是她不能不去麵對她自己。

  在柏林的一家五星級酒店套房裏再次見到了遲念。

  遲念正在試穿要在電影節紅毯上要穿的衣服。

  陸玖跟身邊人分享著Ruez給遲念的超高規格待遇,禮服是Ruez 首席設計師下一季的主打高定,全球首穿。

  整條裙子隻有一種色調,是非常明亮非常耀眼的紅色,出彩之處百分之八十提現在剪裁上,它是如此的服帖,大V字露背的設計更是絕妙,不管是從側麵,還是看不到正臉的背影,都因此而變得精彩起來,脖肩頸腰臀配合衣物,任誰看了,也會不由讚歎一句曼妙多姿,因為過瘦而明顯起來的蝴蝶骨在大紅色映襯下振翅欲飛。

  遲念穿這條裙子走紅毯,在外國人審美裏怎麽樣,沈棠無從把握,但是在亞洲審美裏,一定會不負她神顏的名頭。

  為什麽女明星都想紅,都想有更高的逼格,更大的咖位。

  錢是重要原因,因為走紅而來的種種待遇也是不容忽視的巨大誘惑力。

  可當沈棠在心裏感慨紅裙有多美麗的時候,遲念卻盯著裙子裏的她自己,講了句注定會引起不小混亂的話。

  “穿著它走紅毯可以,但是我不要穿這條裙子出席頒獎禮。”

  除了聽不懂中文的外國人,屋內所有人都沉默了。

  沒人知道遲念為什麽要拒絕。

  遲念掐著腰,搖曳多姿地站在鏡子前,再度出聲:“我記得我跟Ruez的合同裏沒有規定過出席國際電影節頒獎禮必須穿品牌提供的衣服。”

  第140章、影後 ...

  遲念的時尚圈資源從出道開始就很好,這是圈內人盡皆知的事,同時也是她會被人反感的地方。

  大家都知道為什麽如此。

  一個明星符合時尚圈口味,並不足以讓他/她成為寵兒,時尚圈盡是勢利眼,又因為亞洲是時尚盆地,所以比別的圈子更勢力更作態更仰仗人脈關係。

  AG作為業內大公司,本身就以能給藝人高端時尚圈資源而著稱,可遲念靠的不是AG,而是她母親。

  各大品牌再如何高傲,戳穿了,也不過是一樁生意。

  如果你有一個會把你的名字拿來當公司名字的母親,哪怕人長得不好看,也會被硬捧成“有表現力”,“高級臉”。

  更何況,遲念是好看的。

  捧起來更容易,誇獎起來能多幾分真心實意。

  可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吃這套,就像遲念的外號,大小姐三個字,如今在各大論壇被當遲念代稱,可這個稱呼,是用了五年時間才被徹底中性化的。

  讓黑稱中性化的,不隻是粉絲的脫敏,時間的洗刷,更關鍵的是遲念在幾年中一部又一部作品,稱職演員的身份洗白了作為明星的她。

  沈棠打心底裏覺得遲念跟她的團隊很聰明,現在的小生小旦,就算是科班出身,第一部作品演技就能撐住的,是少數中的少數,現在年輕演員一路讀書讀出來,社會經驗稀薄,人生經曆蒼白,就算有天分,也很難被激發,所以出道免不了被嘲演技,公司資源好或者自己家裏有門道的,才能一部又一部戲拿來喂,能撐得住偶像劇男女主角色就要直呼阿彌陀佛了,紅了,能掙錢割韭菜就不錯了。

  資源咖不吸粉的原因也就在這裏了,演員本身就不是具有強吸粉能力的身份,演技差又總是有戲演,還老糟蹋好角色好資源,普通人實在沒辦法共情。

  粉絲是非常需要自我感動這種情緒的,資源咖卻很難讓人產生這種情緒。

  遲念非科班出身,如果出道就演戲,以她的身份,從小配角一步步演起,是不可能的,多半會是某個戲份不少人設又好的女配,然後就被塞進偶像劇裏試水演女主。

  難吸粉,吸到了,也不容易有足夠的黏性。

  而且,遲念的臉並不是合格的電視劇圈小花旦臉,她長得不夠甜,也很難說得上幼,這會影響龐大的女性觀眾群對她扮演的角色進行自我代入,而且也很影響她與對手戲男演員間的cp感。

  說白了,既符合時尚圈審美走紅毯能豔壓,有電視劇觀眾緣,適合電影大熒幕,同時還能吸到龐大粉絲群的明星演員,是個不切合實際的幻想。

  電視劇圈觀眾的審美、時尚圈從業者的審美、電影創作者對人臉的要求、愛豆粉的喜好這四者並不兼容。

  都說遲念四角俱全,可在沈棠看來,其實並非如此。

  遲念其實是偏美豔型的青衣臉,更適合正劇和電影,28歲到35歲之間才是最適合她的黃金時間,這個年齡段可以讓她遊刃有餘地在各種電影裏擔綱女主,不管是商業片還是文藝片。

  但是這隻是從做演員的角度來考慮,遲念選了這條路,基本上就意味著她放棄了娛樂圈人人都想要參與的流量遊戲,也放棄了做大眾明星。

  遲念和她的團隊沒放棄,她第一步就走對了,以愛豆身份出道,比起電視劇受眾,愛豆粉更慕強,黏性高,更適合獨美,也更吃她的顏,更別提綜藝節目本身是那一年最爆的綜藝。

  對一個沒有表演經驗或者演技不好的女藝人來說,要想上位,一檔火爆的綜藝節目其實是必不可少的,因為在內地娛樂圈,擺在麵前的就隻有這三條路。

  沈棠覺得,遲念其實根本從未打算過要□□豆,她隻是對自己夠狠,比圈內別的有家世有背景的藝人要狠得多,所以TOP身份出道能讓人心服口服,成了當年的流量女明星。

  接下來就是精心的資源選擇,遍數她演過的電視劇角色,除了袁湘琴,其實差不多全是非常規角色。

  演技好,有天賦是真的,可是每一部戲劇本足夠紮實,故事講得好,主創團隊優秀也是真的。

  劇不好,隻是演員演得好,是出不來影後的。

  真正的因果關係是,劇足夠好,演員撐住了角色,才會有表演獎項的垂青。

  等邁入電影圈,三部電影演下來,咖位直接飆升,雖然會讓人覺得有些猝不及防,可是並不難以理解,電影的大銀幕才是遲念真正的舒適區。

  她的演技成長,在拍電影的時候體現得最為明顯,因為電影角色提供了電視劇角色無法提供的角色縱深。

  做到這一切,遲念用了五年。

  此時此刻,在電影界頒獎禮之前,這個精心謀劃事業路線,悉心打磨演技,幾乎從來不在公眾麵前出錯的人。

  她“任性”了。

  沈棠第一時間懷疑遲念是不是想借此跟品牌要求別的東西,比如說,更高級的title。

  可細想想就知道這種猜測很可笑,遲念在去年年中靠《刀尖上的舞蹈》拿到金雞影後的時候,Ruez已經給她升級了,再往上就剩全球代言人了,Ruez的全球代言人並不像有的藍血牌子那樣會設好幾個,這家老牌藍血固守著自己的格調,兩位全球代言人全是有意大利血統的好萊塢頂級影星,擁有全球知名度跟影響力,給遲念的待遇在亞洲是頂級的。

  遲念從綜藝時期就開始跟Ruez合作,隨著遲念的走紅,Ruez也一路大開綠燈,雙方合作從未傳出過任何不愉快的緋聞,反而貢獻了很多經典紅毯鏡頭跟時尚硬照。

  她為什麽不做個順水人情,穿Ruez的禮服出席頒獎禮呢?

  這條裙子又是如此適合她。

  遲念的經紀人跟沈棠一樣,理解不了遲念的話。

  王玫的表情很難用語言形容,她用混合著譏嘲與不敢相信的語氣問遲念:“那你想穿什麽去頒獎禮現場?”

  遲念依然在端詳著鏡子裏她自己,聽見王玫的聲音,微微扭頭,回應道:“我已經準備好了,白襯衫,深綠馬麵裙,還有一雙剛訂做好的複古瑪麗珍小牛皮鞋。”

  這一套聽著像是喜歡漢洋折衷的女大學生會喜歡的出街搭配。

  王玫還待說些什麽,這時候是個人都看得出,如果換個人跟她玩這套,她早就要開始訓人了,可是因為是遲念,她勉力忍受。

  遲念轉過身,背對著鏡子。

  屋裏所有人都在看她。

  “你們難道都不覺得可怕麽?”

  遲念問道。

  有什麽是可怕的?所有人都覺得費解。

  出現在他們眼前的這個房間,占據他們視線的遲念,都是美麗的。

  美麗怎麽會讓人覺得可怕呢?

  “我今天早上剛稱過體重,標標準準九十斤,我身高是168,不管是采用哪種健康標準,我現在都是亞健康狀態,攝影鏡頭會讓人顯胖,可是我最近幾天的出街造型都是在努力掩蓋體態過瘦,但是這條裙子,我穿上正正好。這裙子感覺是設計給骷髏穿的,而更可怕的是,它居然能讓骷髏看起來很好看。”

  的確,遲念有些過瘦了,但是在濃妝跟禮服加持下,她的瘦顯得恰如其分,背部的一對蝴蝶骨放在正常人身上會使人覺得骨瘦如柴,禮服的紅色麵料跟遲念白皙光滑的背部皮膚組合,卻製造了刀鋒般的綺麗美感。

  太畸形了。

  這種能讓人出位的美裏包含了畸形的成分,甚至可以說,正因為它本質是畸形的,才出位,才有這種讓人眼前一亮的美感。

  站在屋內的人,沒幾個人是缺乏思索能力的笨蛋,聽了遲念的話,不少人思路一下子就跑到對時尚的思索上去了。

  隻有王玫嗤之以鼻,她利利索索地翻個白眼,“得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什麽反時尚先鋒呢,別作了,立念集團以後難道不做奢侈品跟服裝生意了?”

  “可我說的是真心話啊,這條裙子太可怕了,我從計劃進娛樂圈開始,就不知道吃飽是什麽感覺了,再喜歡吃再想吃的東西,也隻敢啃兩口就放下,倒也不委屈,想在鏡頭前好看就得放棄口腹之欲,這也是做女明星的職業道德,可我就是不想穿這條裙子去頒獎禮,它不配。”

  王玫又翻了個白眼,卻又無可奈何地說道:“不穿就不穿,你樂意就好,下次不用找借口了,直說就行。”

  遲念一邊表達著對裙子的厭惡,可又一邊輕輕地撫摸著她身上的昂貴布料,那是一種帶著欣賞與喜愛的撫摸。

  沈棠覺得,遲念並不像她自己宣稱的那樣,討厭這條穿在她身上的裙子。

  可她就是不樂意,不高興,不接受。

  --------------------------------------------------------

  三天後,北京時間23:34

  本次柏林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項公布。

  遲念擒得銀熊獎杯,成為同代女演員中第一位國際影後。

  《螳》成為本次電影節最大贏家,斬下最佳影片金熊獎、最佳劇本銀熊獎。

  因為遲念在國內熱度過高,各大社交平台從紅毯環節就有刷屏式討論傾向,嘈雜一片。

  而遲念粉絲在今夜唯一的不順心在於,遲念站在頒獎台上領獎並發表獲獎感言的時候沒穿她走紅毯時穿的那條裙子。

  出現在頒獎禮上的遲念讓粉絲覺得高興的同時,又頗感期待落空。

  粉絲習慣了遲念在名利場裏遊刃有餘,風情萬種,任誰也壓不過去的樣子。

  可她卻在領職業生涯第一尊國際獎杯的時候選擇了跟往日的張揚明豔完全相反的妝容與衣飾。

  柏林電影節的商業氣氛不夠濃鬱,遲念這樣打扮倒也不能說錯,不少圈內電影人甚至更喜歡遲念這種樸素又低調的造型。

  更像一個演員,而非一個明星。

  遲念的粉絲大站“唯念”,就在這種微妙時刻更新了微博。

  一張是走紅毯時的動圖,遲念提著裙子,跟場外記者和電影節觀眾打招呼,鎂光燈閃爍成一片,銀色閃光裏,遲念美得不像真人,她的臉,儀態,神情,造型堪稱無懈可擊。

  另一張則是靜態黑白照片,遲念手拿獎杯,站在舞台聚光燈下,對著話筒講話,她把長卷發綁成了馬尾,隻化了淡妝,瘦骨伶仃,是個長相還算不錯的凡人。

  不少人開貼討論,認為這是遲念團隊的重大失誤。

  可也有少數人在細細端詳靜態照片,它是經得起反複打量的,越看越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有人說,前者是衣服穿人,後者是人穿衣服。

  也有人說,得了吧,不是遲念,換了別的人未必穿得出那條紅裙的味道。

  還有人說,你們沒發現麽,影後的頒獎禮造型,沒有一件搭配是標明品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