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頌 小紅杏 著
第90節
  第91章 chapter 91

  這場派對令嘉最後到底沒去成。

  隻能把康納剛剛劃入自己賬戶的千五百萬言費和片酬, 轉給了肖瑜,聊表歉意。

  派對期間,她被傅承致帶到了影院看電影。

  《大珠小珠》隻在國內首映, 海外沒有發行,此, 他倆看的是令嘉配音女二號的動畫電影《仙女2》。

  令嘉想到傅承致這種人物都能浪費時間委身電影院看動畫片,忍受放映廳裏前後左右嘰嘰喳喳的噪音和小孩,隻為了阻止她參加派對, 瞬間覺得自己也沒什麽好抱怨的了。

  《仙女2》在北美和歐洲的票房漲勢非常喜人, 盡管沒有多少觀眾會去了解個配角背後的亞洲配音演員, 但令嘉置身影院,聽自己的聲音給別人帶來歡樂時,仍然能會其中莫大的滿足。

  電影過了三分之二, 令嘉的戲份差不多結束, 傅承致手裏的爆米花也被隔壁三歲的金發小女孩偷吃得差不多了。

  手機屏幕閃了下, 有消息進來。

  他閱讀完信息, 幹脆把整隻爆米花桶塞到隔壁女孩懷裏,湊近令嘉耳邊商量。

  “我們明天回蘇黎世吧。”

  令嘉小小的身板震。

  喝了好幾口氣泡水都沒能把驚壓下去。

  是放映廳裏此刻的燈光亮起, 肯定能瞧清她滿眼害怕。蘇黎世是傅承致老家,也是他母親現在居住的地方。

  他們才剛在起, 竟然就媽媽!

  傅承致的媽媽是什麽樣的人?會不會十分嚴厲?會不會棒打鴛鴦?

  電影院出來, 令嘉搜腸刮肚找借口,“不好吧, 我這樣突然過去,伯母沒什麽心理準備……”

  “她有準備,她很早就認識你,早到我把管家從瑞士帶到s市時候。”

  令嘉咽了口唾沫。

  “她對我印象怎麽樣。”

  “嗯……”

  傅承致本來還沉吟賣關子, 看她大氣不敢出的樣子,突然被逗笑了,握住她的手。

  “其你不必緊張的,令嘉。我們家的關係並不複雜,我媽媽在我成年後搬回瑞士,從那時起,就沒有幹涉過我的任何選擇。我隻介紹你們認識,並不需你討好她,你隻需做你自己,就已經足夠討人喜歡了。”

  這話沒能給令嘉帶來太多安慰,反而讓她基本確定了個事:傅承致的媽媽確不是位平易近人的貴婦。

  其猜也應該猜出來,能培養出傅承致這種惡龍的家庭,家中氛圍應該不會十分和睦。

  天晚,令嘉躺在傅承致懷裏,隔幾分鍾就向他提出個新疑。

  諸如“你媽喜歡吃什麽?”“你媽喜歡哪種格的晚輩?”“你媽平時有什麽愛好?”“喜不喜歡運動?”

  ……

  傅承致被得頭暈眼花,他從學生時起就的寄宿中學,之後接手合宜,跟母親更是少聚多離,年到頭的次數扳著手指頭都能數得過來,令嘉這題,簡直比任意抽背他哪支股票的收盤價都難得多。

  令嘉比他還委屈:“我的又不是別人,是你媽媽,你怎麽三不知啊。”

  傅承致撫額無奈,最後隻得起身打開床頭燈,穿睡衣,座機撥通了遠在蘇黎世的管家電話。

  雖說瑞士的時間比倫敦晚小時,但也到了該休息的時間,此傅承致張口先歉。

  “……非常遺憾在這個時段打擾你休息先生,我的女朋友joanlin正為題感到煩惱,輾轉難眠,我想您應該能給出令她滿意的解答。”

  令嘉眼睛發亮,雙手接過話筒,候之前,偏頭在傅承致臉頰獻香吻,小聲飛快說了句。

  “感謝你的幫助,你真是個大好人。”

  熱情來得如此簡單,傅承致哭笑不得。

  這通電話持續半個小時,感覺得差不多了,令嘉總算心滿意足、依依不舍地與對的老人說了再。

  晚睡直接導致了令嘉第二天起床,在飛機打了路的哈欠。

  蘇黎世是座美麗簡樸、空氣清新的城市,飛機剛穿出雲層,還在盤旋,已經能把城市的俯瞰圖清晰盡收眼底。

  這座城市沒有摩天大廈,卻是歐洲最富裕,富人密度最高的地方,寬闊的河流穿過城市,像條華貴的碧綠綢帶,天際線有環繞的綠樹,延綿起伏的雪頂,湖光山色,教堂白色塔尖若隱若現。

  傅承致家的老宅,是從他祖父那時起就買下的棟樓。

  沙岩刷出的白色外牆,與紅瓦相映生輝,古典婉約。

  院子正中就是青銅雕塑噴泉,花圃修整得整整齊齊,每樣物品的擺放都井然有序,能輕易瞧出主人的風格與品位,和管家透露的樣,傅母是個有強迫症的人。

  傅承致的好皮囊繼承自父親,和她長得並不像,但令嘉和傅母打照的第眼,就被嚇大跳。

  原無他,她總算知剛那會兒,傅承致卑睨眾生、高高在的臭屁氣質哪裏來的了。

  就是模樣打他媽這兒繼承來的!

  別說,乍看,還怪有親切感。

  初二整天,令嘉使出平日裏交朋友時候的十分功力。

  從早到晚像朵向日葵,笑得嘴角都僵硬了,也說了不少甜甜的彩虹屁,但傅母自始至終隻矜持地微抿著唇角,禮貌不失優雅地招待她,客氣是客氣,但沒什麽親近感。

  這讓令嘉有點泄氣,背過頭跟傅承致嘀咕,“你不是說她會喜歡我嗎?”

  傅承致抖了抖報紙。

  “別著急,你剛認識我的時候,能看得出來我喜歡你?”

  “哦~”令嘉恍然大悟點頭。

  明白了,他們這家人的格就是這樣,情緒不外放,過於內斂深沉了,其對她印象挺好的。

  這麽理解,她的快樂頓時又死灰複燃。

  其令嘉歪打正著猜得也沒錯,越是富有的人猜疑心越,信任和快樂越是難以獲取,令嘉這種眼望底,單純幹淨,沒有陰霾的年輕孩子,才越容易獲得她們的喜歡。

  在這點,傅承致倒是和他母親達成了奇妙的共識。

  整旗鼓的令嘉信心飽滿,她學時候就是老師的小甜甜,沒理那嚴肅古板的老教授都能喜歡她,到這裏折了戟。

  即幹勁十足走出房間,到院子裏和正在親手修剪灌木叢花枝的傅母搭話。

  “阿姨,我來幫你吧!”

  “不的。”

  貴婦婉拒句,沒拗過令嘉。

  十幾分鍾後,傭人們再從屋子裏出來,都看著七零八落的灌木叢傻了眼。

  令嘉揮著剪子,盡管滿頭大汗,還在認真埋頭苦幹,會兒尺子量,會兒左右轉,從水平線看。

  她突然發現,修理苗圃是世界最難的事情,這就跟剪頭發個理,剪好這邊發現那頭不平整,往後細修修,前頭又亂了。結果就是越剪越短,越修越凹凸起伏。

  蒼天呐,傅承致的媽媽有強迫症,剪不齊肯定不行,但這什麽時候能修平整!

  最後還是傅母按住她的剪刀,親自把她從窘境裏解救出來,“好了,就到這兒,先吃飯吧,剩下的交給他們。”

  令嘉擦把汗,心虛而愧疚地瞅了眼苗圃。

  獻殷勤成了搗亂,也是阿姨人美心善,她繳械,交出剪刀,真誠地誇了句,“阿姨,您長得真好看。”

  傅母聞言,隻矜持地微笑謝。

  直到轉過身來,沒人的拐角,才抬起指腹,碰了下臉。

  這孩子嘴巴怪甜,奶糖顆顆往人心裏塞,讓人想生氣怪罪也很難。

  平日裏哪個花匠敢把她的園子剪成那樣,她保準是將人辭退的。

  —

  大年初三。

  過午餐後,傅母便出了門去和相約的友人滑雪,令嘉在家裏閑極無聊,幹脆和傅承致在院子裏打起了網球。

  地磚沒有標準的網球場塑膠地打得順手,角度和發力方式都不樣,但幾場打下來,也就習慣了。

  令嘉好久沒正兒八經做運動,難得鬆鬆筋骨,打完局,扶著膝蓋深呼吸,累得氣都難喘。

  傅承致跨過中線給她遞水,轉頭又從傭人手裏接過毛巾替她擦汗。

  “就打到這兒吧,天氣冷,出太多汗你晚又該生病了。”

  她點頭,喊了半口水,繞著噴泉走了圈,還沒來得及咽下去,就不知哪裏冒出來幾條棕色小狗齜牙咧嘴迎朝她撲過來。

  令嘉怕狗,最的是,她還對狗毛過敏!

  媽呀!

  眾人都在院子另側撿球收網,這瞬間,令嘉腦袋空白,隻想喊人,但她開口才發現自己的喉嚨裏並未發出聲音。

  踉蹌著往後退了步,然後便——

  噗嗤,屁股栽進了積了薄冰的噴泉池子裏。

  冰層破,水浸得她渾身透心涼,小狗還不放過她,在池子邊圍了圈汪汪狂吠。

  好在巨大的水聲終於將人們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人們個個大驚失色,飛快衝過來扶她起身。

  令嘉像隻落湯雞,有氣無力擺擺手,自己站起來,但還是不敢跨出噴泉池子,指著那五隻蘇格蘭小臘腸犬,“先……先把它們帶遠點。”

  傅承致大發雷霆。

  在令嘉抵達蘇黎世之前,他分明已經吩咐過把狗毛清理幹淨,幾條臘腸犬在室外的犬舍裏關好,即責管家,“它們怎麽跑出來的?我不是說過了嗎,令嘉對狗毛過敏。”

  冬天剛運動完掉水池裏,令嘉本來就常生病,這下更是不感冒不行了。

  管家趕緊解釋:“是拉比把鎖咬壞,這才股腦跑出來了,是我的失職。它們平時格很好,就是嫉妒心有強,您是它們的主人,您平日對誰好,它們就凶誰……”

  今天可能就是在院子裏看小情侶你儂我儂,故意把鎖咬壞的。

  傅承致沒空聽下去,令嘉得趁早洗個熱水澡,不耐揮手,“換把結的鎖,再咬壞次,我就把它們還給喬治了。”

  管家連連點頭,絕對換最結。

  狗狗們旦送走,喬治律師可沒有能讓它們撒歡的寬敞院子。

  室內開著暖氣,進門便從冰天雪地切換到春天,牙齒雖然還打顫,但沒有那麽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