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暴戾醫妃被病嬌攝政王嚇哭了【葉楚寧、北玄溟】 醉花吟 著
第1章可惜本王喜食人肉
  第1章 可惜本王喜食人肉

  北玄國,丞相府後院。

  “賤人!”

  “我再問你一句,你到底嫁不嫁!”

  男人粗暴的聲音,從耳邊響起,額頭上火辣辣的疼,頭發更是被狠狠的扯起,不斷的撞擊著地麵。

  可女人像是沒有任何反應一般,任由男人如此。

  “爹爹!妹妹不會是死了吧!”

  “這要是死了,該如何嫁給攝政王!”

  “傳聞攝政王五年前從戰場上回來之後,就傷了根本,不僅變得殘暴不仁,更是短命,外人都再傳,攝政王活不過一個月,若是妹妹已死不能嫁過去,那隻能是我嫁過去了!”

  “爹爹,我不想成為寡婦!”

  一旁穿著華服的女人,看著葉楚寧毫無反應的時候,有些擔心的說道。

  “放心!這女人命硬的很,怎麽可能那麽容易死,她說不定就是在裝死!”葉家家主雙眸陰鷙的看著額頭上滿是鮮血,低著頭的女人說道。

  而同一時間,他們嘴裏的葉楚寧,原本緊閉著的眸子微微顫了顫,下一秒,一道淩厲的光芒瞬間從這眼眸中射了出來。

  她記得,她作為現代古武門主,醫毒雙絕,武功超群,最後卻被自己一眾門生逼上了山頂,掉進了深淵。

  按理說她應該是粉身碎骨了才對。

  怎麽現在是還活著?

  嘶,頭好痛!

  就在此時,她猛地皺起眉頭,腦海中關於葉楚寧的記憶全部灌輸了進來,以及剛剛葉楚寧暈倒前葉雲天和葉玲瓏兩人的嘴臉。

  一時間她的眼底裏寫滿了冷意。

  既然同名同姓,她又重活一次,那她便替她好好的活下去,那些欺她辱她的人,就等著找人收屍吧。

  葉雲天可不知道葉楚寧已經醒了,他正抓著葉楚寧的頭發,準備再往地上砸去。

  卻在這個時候,葉楚寧突然伸出手抓住了葉雲天的手腕,雙眸也在此時抬起,陰鷙的看向了葉雲天,“想讓我同意嫁給攝政王?做夢!”

  葉雲天也是沒想到,葉楚寧突然之間敢反抗他了,甚至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恍惚之間,他竟然被這個女人的眼神給嚇到了。

  但很快,葉雲天就反應過來了,“葉楚寧,我養了你十六年,可不是讓你吃白飯的,你今日就算不嫁也得嫁!這也算是為我們葉家立功了!”

  話音落下,葉雲天就叫來了人,準備將她綁起來,送進花轎了。

  可葉楚寧早已經不是原來的葉楚寧。

  她突然在此時,用力的一折,葉雲天的手腕瞬間在此時斷了。

  緊接著,她更是拿過了一旁的人的繩子,拿繩子當鞭子,啪的一聲打了過去。

  “葉雲天,今日還真是不能如你的願了,這進花轎,還是讓姐姐進吧!”

  “葉楚寧,你反了天了!”

  “來人,還不趕緊將這個女人給抓起來!”

  葉雲天也是沒想到這個女人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竟然將他的手給折了,如今這手變成這樣,他也是疼的撕心裂肺。

  隻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這女人竟然二話不說一鞭子打在了他的身上,而且壓根沒有要停止的樣子。

  他整個人跌坐在地上,看著周圍的人群大喊大叫著。

  那周圍的人,包括此時站在一旁的葉玲瓏也是被嚇得不輕。

  他們誰都沒想到,這葉楚寧怎麽會變成這個樣子。

  印象中,二小姐壓根就是個唯唯諾諾,不敢反抗的廢物,這丞相府裏,誰都能欺負的對象。

  哪會這樣打人。

  那些人也是震驚了片刻之後,都向著葉楚寧的方向靠近。

  隻會,還沒碰到葉楚寧,一個個都被打飛了出去。

  葉楚寧看著跌坐在一旁的男人,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看著她的葉玲瓏。

  要不是有她這個好姐姐,她今日怎麽會出現在這裏。

  前身一直以來,最信任的人便是這個好姐姐,可也是這個好姐姐,不僅要讓她替她給短命的攝政王,還逼死了她。

  想到了這裏,葉楚寧的鞭子突然在此時向著葉玲瓏的方向而去。

  “妹妹!”葉玲瓏在看到了這一幕時,雙眸圓睜,有些緊張的看向了葉楚寧。

  可到最後還是毫無避免的被打了一鞭子。

  “妹妹!我知道,我不該讓你替我嫁給王爺,可我也是沒辦法的啊!”葉玲瓏看著葉楚寧這個樣子,也是被嚇到了,她似乎是想要勸說勸說葉楚寧,畢竟之前葉楚寧最聽她的話了。

  “費什麽話!”

  奈何葉楚寧壓根不想和她多說什麽,這一鞭子直接打了過來。

  眼看著這葉楚寧就好像瘋了一樣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葉楚寧突然之間虛晃了一下身子,她微微晃了晃腦袋,雙眸冰冷地看向了跌坐在地上的兩人,好得很,竟然還給前身下藥了。

  原本都不知道該怎麽辦的兩人,在看到了葉楚寧倒在了地上之後也在此時稍稍鬆了一口氣。

  幸虧,他們提前下了藥,不然的話,今日的事情,恐怕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葉雲天還在此時,用腳踹了葉楚寧,葉玲瓏更是一鞭子打在了葉楚寧的身上,像是在報剛剛的仇。

  葉楚寧也因為暈過去的原因,被送進了花轎之中。

  “王爺,人送來了!”攝政王府,書房之內,獨玉站在一旁恭敬的說道。

  坐在主位的男人穿著一身玄金長袍,一頭青絲挽起,那張俊美到日月失色的臉上,略微有些泛白,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波光,讓人看不出此人在想什麽。

  他微微點頭,眉尖上挑。

  不知道陛下送過來的是那個倒黴蛋來給他衝喜?

  而此時寧苑中,被迷暈的葉楚寧也在睜開了眸子,她眉心擰起,雙眸掃了一眼周圍。

  這環境明顯和之前不一樣了。

  看來她還是被送進了攝政王府。

  這葉家人真是好得很,竟然還給前身下藥了,不僅如此,她這一鞭子怕是葉玲瓏幹的吧。

  而就在葉楚寧思索著要不要跑的時候。

  外麵突然傳來了腳步聲,葉楚寧眉心擰起猛地看了過去,自然是看到了攝政王北玄溟走了進來。

  北玄溟在看到了眼前的女人的時候,倒是有所了解,葉丞相家裏那不得寵的二小姐。

  “王妃倒是長得不錯,可惜本王喜食人肉,還喜歡,一片一片的切著吃!”

  “如今,王妃嫁給了本王,恐怕要和之前那幾位一樣了!”

  北玄溟深邃的眸子帶著冷光,拿著一把刀,湊近了葉楚寧些許,似笑非笑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