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暴戾醫妃被病嬌攝政王嚇哭了【葉楚寧、北玄溟】 醉花吟 著
第2章為何他卻聽到了她的聲音
  第2章 為何他卻聽到了她的聲音

  北玄溟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鬼使神差的想要嚇唬嚇唬眼前的女人。

  站在一旁的獨玉明顯被他們家王爺給驚到了。

  這之前王爺不都是直接將這送進門來的女人給放走,留下他們的貼身物品,營造一種死於非命的假象。

  怎麽今日,還和這葉家的小姐說上話了?

  葉楚寧看著男人那張俊美的臉,染上了嗜血的笑容時,渾身緊繃了起來。

  可惡,剛剛她還覺得這男人雖然短命,但是長得不錯,萬萬沒想到竟然吃人肉!

  靠,難怪那葉玲瓏怎麽都不願意嫁。

  原來當今攝政王還是個變態!

  這不是做寡婦啊,這特麽是要命啊。

  打出去?不可能。

  此人的武功在她之上,而且這身旁的暗衛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不行不行,她得穩住攝政王。

  這攝政王麵色蒼白,看起來體質很弱,似乎是從小就中了什麽毒。

  要不,她說,她能醫好他的毒?

  他能信嗎?

  不行,還是吹彩虹屁吧,男人嘛!都喜歡聽好話,她誇起來,這攝政王應該就不想吃她了吧。

  ……

  原本還帶著嗜血笑容的北玄溟,突然背脊一僵,不可思議的看向了葉楚寧。

  葉楚寧明明嘴唇緊閉,為何他卻聽到了她的聲音。

  體質很弱?

  知道他從小就中毒?

  還吹彩虹屁?

  這個女人倒是有意思。

  他突然不想放她走了。

  隻是北玄溟雖然心裏這麽想,但他的手卻沒閑著,這刀已經到了葉楚寧的臉上,“葉小姐,你長得這麽好看,這臉上的肉應該很美味的吧!”

  正在胡思亂想的葉楚寧,如今在感覺到了匕首的冷意時,渾身緊繃了起來。

  她衝著北玄溟笑嗬嗬的說道,“王爺,我這臉太瘦,沒肉,不好吃!”

  “王爺,您俊美無雙,玉樹臨風,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雖然這身體不好,那也是老天嫉妒您,您這麽善良的人,簡直就是菩薩轉世,怎麽會忍心吃我呢!”

  “這刀啊!太冷,傷身體,王爺您還是收起來吧!”

  葉楚寧微微笑了笑衝著北玄溟狗腿的說道。

  北玄溟眉尖上挑了幾分,這女人不僅有趣,這話說的倒是好聽。

  “看在你說的沒錯的份上,本王不吃你了!”北玄溟也在此時收起了匕首說道。

  “多謝王爺,王爺您今晚要不要在這裏睡?”

  “妾身給你鋪床!”

  “王爺,您這是要走了嗎?”

  “王爺,您慢走啊,注意身體!小心門檻!”

  葉楚寧在感覺到匕首拿開了之後,稍稍鬆了口氣,開始狗腿的王爺長王爺短了,更是送著北玄溟離開了寧苑。

  隻是在看到了北玄溟走了之後,葉楚寧臉上的笑容也在此時凝固了下來。

  他是俊美無雙,玉樹臨風,但他身體不好,壓根就是活該。

  什麽菩薩轉世,根本就是魔神轉世,竟然還吃人肉。

  嘖嘖嘖,看來她是等不到攝政王死的那天了,她得趁早離開變態的攝政王。

  剛剛走出院子的北玄溟嘴角還帶著笑意,就聽到了身後女人,不僅說他活該,而且連等他死都等不及了?

  看看,這說的是人話嗎?

  北玄溟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握拳,努力的壓製著想要將裏麵女人切片的衝動,繼續往前走著。

  要不是因為,他能聽到這個女人的心聲,他會留下她?

  剛剛獨玉也在,唯獨他隻能聽到這個女人的心聲,恐怕他與她有什麽聯係。

  他得弄明白才行。

  站在一旁的獨玉,看著他們家王爺,剛剛還帶著笑容,這下一秒,那表情就恨不得把人吃了一樣,嚇得他渾身一抖。

  他們家王爺,怎麽開始變得喜怒無常,怪讓人害怕的。

  翌日一早,葉楚寧也是在看到這寧苑沒什麽人之後,便準備離開這寧苑,離開這攝政王府。

  這王府,她是一刻都停不下來了。

  而且,葉玲瓏和葉雲天她可不能就這麽放過了。

  這兩人如此對待原身和她,甚至從小就虐待這原身,她不能當做沒感覺。

  她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她要讓葉家不複存在。

  不過她也沒想到,這攝政王府,竟然那麽容易的就離開了。

  根本沒有一點難度嘛!

  在葉楚寧離開了王府的同時,書房之內的北玄溟也此時收到了消息。

  “王爺,屬下要去將葉姑娘追回來嗎?”獨玉皺著眉頭,看著坐在主位上,讓人有些捉摸不定的北玄溟說道。

  畢竟,昨晚他們家王爺鬼使神差的留下了葉家的二小姐,這完全和以前送進來的那些女人完全不一樣。

  所以如今這葉家二小姐跑了,他也開始糾結要不要追回來?

  “不必!”

  “讓她離開!”

  “她要是真想跑,本王又不是抓不到!”北玄溟那張俊臉唇角微微上揚了起來,似笑非笑的說道。

  “是!”獨玉微微點頭。

  而他們嘴裏的葉楚寧在離開了王府之後,是準備去葉府的。

  雖說,她想要讓葉丞相府不複存在。

  可她記得娘親還在葉府。

  她得安全的帶娘親離開了才行。

  隻是還沒等她到葉府。

  就看到第一酒樓裏,坐在陽台上,和幾個貴女聊天的葉玲瓏。

  “玲瓏,不是說當今陛下下旨,要你們葉家女嫁給攝政王嗎?”

  “你怎麽還在這裏?”

  那些貴女在看到了葉玲瓏過來的時候,也是震驚,幾個人一個個擰著眉頭,疑惑的問道。

  葉玲瓏一聽這話,眉心擰緊了幾分,那張楚楚可憐的小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那晶瑩的淚珠也在此時流淌了下來,“哎,你們知道,楚寧雖然什麽都不會,一直都跟在我身後喊著我姐姐!”

  “那日她在知道,我要嫁給那殘暴不仁吃人不吐骨頭的攝政王的時候,怎麽都不願意讓我離開!”

  “這才打暈了我,坐上了花轎!”

  “等我醒來的時候,這丫頭早就已經離開了!”

  “如今恐怕!”

  “哎!我的好妹妹!”

  說著說著,葉玲瓏一時間也哭的傷心了起來。

  麵前的幾個貴女,甚至於坐在這周圍的食客們,如今提高葉玲瓏說的這段姐妹情深的故事,也是被感動的一塌糊塗。

  “玲瓏,節哀!”

  “玲瓏,人死不能複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