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暴戾醫妃被病嬌攝政王嚇哭了【葉楚寧、北玄溟】 醉花吟 著
第4章怎麽突然出現在北玄溟的麵前了
  第4章 怎麽突然出現在北玄溟的麵前了

  就連此時坐在葉玲瓏一旁的那些貴女們,在看向葉玲瓏的時候,眼神也有些不一樣了。

  葉玲瓏萬萬沒想到,葉楚寧竟然一下子變得這麽厲害。

  這柔弱,害怕的模樣,讓她現在根本無法為自己辯解。

  她雙手收緊了些許,可因為這麽多人,她不敢動手。

  葉楚寧看著這畫麵,也知道差不多了。

  今日這件事情,隻是開胃菜。

  厲害的還在後麵呢!

  “姐姐,時間到了,我得回王府了!”

  “我會乖乖的!”

  葉楚寧站了起來,說了這麽一番話,隨後就準備轉身離開了。

  隻是在離開的時候,突然湊近了葉玲瓏些許,用他們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姐姐,那一鞭子,我可還記得呢!”

  話音落下,葉楚寧直接離開了。

  葉玲瓏臉色蒼白,看著葉楚寧的離開,隻能笑嗬嗬的點著頭。

  她看著周圍的人群的眼神,她知道,今日她要是不說些什麽,做點什麽,她的名聲今日就要毀了。

  如今葉楚寧走了,她還能挽救挽救。

  葉楚寧在離開了天下第一酒樓之後,美眸看了一眼二樓的方向,唇角彎起。

  她雙眸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葉丞相府,瞳色倏地冷了下來。

  她該去救娘親出來了。

  從第一酒樓出來了之後,這天色就已經慢慢昏暗了下來了。

  這對於她來說,救娘親自然是容易了許多。

  葉楚寧也是嫌棄這裙子礙事,所以在到了丞相府附近的時候,直接將自己這幾乎曳地的長裙給減成了短裙了。

  沒有束縛之後,葉楚寧輕鬆的上了丞相府的屋頂,按照記憶快速的尋找著娘親所在的三南苑。

  “爹爹,這葉楚寧非但沒死,而且還差點毀了我名聲,要不是我之前在外名聲不錯,不然的話,恐怕我……”葉玲瓏站在葉雲天的身邊,一臉委屈的說道。

  “玲瓏,別難受!”

  “這丫頭,弄不出來什麽大浪的!”

  “她要是敢對我們葉家做什麽事情,我不會讓她好過的。”

  “我看她也沒這個膽子,壓根就是一個廢物。”

  “以前怎麽收拾她的,以後還是怎麽收拾她。”

  “打幾次,這丫頭就會老實的。”

  葉雲天冰著臉,安慰著葉玲瓏,咬著後槽牙說道。

  “恩!聽爹爹的。”

  葉玲瓏聽著這話,微微點頭。

  她現在也覺得,葉楚寧根本弄不起什麽風浪,之前敢拿鞭子打他們,甚至在酒樓說那一番話,她都覺得,這隻是巧合。

  對於葉楚寧,隨便收拾一下,恐怕就差不多了。

  說不定,都不需要他們親自動手。

  剛剛到了這附近的葉楚寧,自然是聽到了這兩個人的談話,她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輕輕搖了搖頭。

  三南苑所在的位置,是丞相府最為偏僻的地方。

  葉楚寧也在此時出現在了三南苑的屋頂。

  更是在此時小心翼翼的落在了地上,準備進房間將娘親給帶出來。

  隻是不知道是葉楚寧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

  這一直沒什麽守衛經過的三南苑,今日竟然有守衛了。

  甚至在葉楚寧正準備推門進去的時候,剛好有人注意到了葉楚寧。

  “什麽人!”那人大喊著。

  那人一喊,立刻引來了不少的守衛,往這邊來了。

  葉楚寧在看到了這一幕的時候,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靠,要不要這麽倒黴。

  她記得,在前身的記憶裏,她和娘親住著的地方,幾乎沒什麽守衛,怎麽今日會有。

  葉楚寧也在那些人來了之後,飛快的上了屋頂。

  守衛們在看到了葉楚寧上了屋頂了之後,也跟著追了上去。

  一時間,葉楚寧幾乎是驚動了整個丞相府。

  原本在前廳的葉玲瓏和葉雲天兩人自然也在聽到了動靜後,趕緊趕了過去。

  葉楚寧看著這些窮追不舍的守衛,隻覺得頭疼。

  這葉家的守衛,怎麽就這麽難纏。

  她正在糾結著自己該不該離開屋頂,進入某個房間的時候,整個人突然之間像是踏空了一般。

  緊接著就注意到自己麵前的場景好像一下子換了。

  她眉心擰緊了幾分,看著麵前的堅硬的胸膛,雙眸劇烈的收縮了起來。

  什麽情況?她不是在葉府嗎?

  怎麽一下子,離開了,甚至還掛在了某個人的身上?

  她也在此時慢慢的抬起了頭。

  而被某個女人掛在身上的北玄溟,深眉緊鎖著,周身寒氣森然,雙手收緊了些許。

  這個女人,是怎麽出現在他的麵前,而且還用這種奇怪的姿勢抱著他?

  她的衣服是怎麽回事,這腿竟然全露著。

  還有,她去了葉府?

  既然去了葉府,怎麽會在這裏?

  葉楚寧也是在抬頭看到了北玄溟那張膚色略白的臉的時候,雙眸圓睜了起來。

  臥槽!

  她怎麽突然出現在了北玄溟的麵前了,而且這個男人,是在沐浴?

  不過,這男人的身材不錯啊!

  北玄溟看著這個女人,在意識到了自己掛在他的身上之後,竟然還沒有要鬆手的意思,而且她的笑容也開始逐漸變態了起來、

  一時間,他周身寒氣森然,咬著後槽牙說道,“葉楚寧,你還要掛在本王的身上多久?”

  葉楚寧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渾身微微一抖,立刻從他的身上,跳了下來。

  “怎麽,葉楚寧,誰給你的膽子來本王的溫湯池了?”

  北玄溟冰著臉,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冷光說道,“還是說,你這個女人,是想好,被本王一片一片的切了吃了嗎?”

  “不過本王現在不想一片片的切了吃了,你這明亮的眼睛,吃起來應該很美味吧!”

  話音落下,北玄溟的手突然在此時湊近了葉楚寧些許。

  一想起之前這個男人在她剛剛嫁進來時說的話,她渾身微微一抖。

  這個人,真是變態。

  她也在此時,立刻捂住了眼睛,“王爺,我覺得我可以解釋一下!”

  “實際上,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

  “但是您放心,您這精彩絕倫的身材,我是一點都沒看到!”

  “王爺,您這麽正直的人,應該不會處置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