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暴戾醫妃被病嬌攝政王嚇哭了【葉楚寧、北玄溟】 醉花吟 著
第5章很好,還說他變態
  第5章 很好,還說他變態

  “王爺,這天色挺晚了,外麵還在吹風,您如今這麽站在外麵,會生病的!”

  “您身體,本來就弱,可受不了這麽造!”

  話音落下,葉楚寧立刻摸索到了一旁的長袍,走到了北玄溟的麵前,隨後摸著某人的皮膚,準備給某人穿衣服了。

  北玄溟看著葉楚寧摸著自己的腰身的畫麵,臉色難看了起來,一把抓住了葉楚寧的手,拿過了衣袍,自己披了上去。

  葉楚寧在感覺到的時候,稍稍鬆了一口氣。

  特麽的,這變態,不僅喜歡吃人肉,還喜歡吃她的眼睛。

  要不是她剛剛這三寸不爛之舌,這男人恐怕還真的要將她的眼睛摘了。

  身材是挺好,但又有什麽用呢?

  這家夥,體質這麽弱!

  身體這麽差。

  床上的時間,恐怕也不會很久。

  這好身材給誰用去。

  還是趕緊死,省得她天天提心吊膽的。

  本來今天,想救了娘親,就不再回王府的。

  萬萬沒想到,她最後竟然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北玄溟的麵前。

  太詭異了。

  剛剛披上了外袍的北玄溟在聽到了葉楚寧這心裏咒罵他,不僅如此,還質疑他在床上的時間。

  北玄溟的那張臉瞬間冷了下來,周身的氣息也在此時詭譎了起來。

  他雙眸陰鷙的盯著葉楚寧。

  正低著頭的葉楚寧,在感覺到周圍的氣息一下子發生變化的時候,渾身一抖。

  她慢慢的抬起了頭,看了過來。

  自然是注意到了北玄溟雙眸陰鷙的盯著她的畫麵。

  她微微笑了笑,“王爺,您繼續啊!我就不打擾您了!”

  話音落下葉楚寧直接轉身準備離開了。

  這變態北玄溟,突然之間這麽恐怖,她繼續呆著,簡直就是找死。

  北玄溟卻在這個時候,一把拉住了葉楚寧的頭發。

  很好,還說他變態!

  真是有意思。

  “王,王爺,怎麽了?”葉楚寧現在整個人的頭幾乎是往後仰的,她懷疑,自己要是在往前一步,這頭發都得被薅禿了。

  剛剛看著不是還挺高興的北玄溟。

  怎麽現在,這麽嚇人了?

  “怎麽了?”

  北玄溟微微笑了笑。

  很好,還說他嚇人。

  “王爺,您該不會是需要那種服務?”葉楚寧慢慢的轉過了身來,看著北玄溟的笑著。

  想不到啊,這體弱多病看著活不久的短命鬼王爺,竟然這麽騷氣!

  還想要那種服務。

  她可不幹。

  北玄溟看著這女人笑嘻嘻的模樣,眉尖上挑了幾分。

  騷氣?

  那種服務。

  想到了這裏,北玄溟直接黑下了臉,隻是那雙頰微微泛著紅暈,帶著笑意,咬著後槽牙說道,“誰說本王需要服務!葉楚寧,你從哪來的滾哪去!”

  “好的,我滾!”

  葉楚寧聽著這話,微微點頭,隨後立刻屁顛屁顛的從這房間裏走了出來。

  正在門口的獨玉,在看到葉楚寧從王爺沐浴的溫湯池走出來的時候,眨巴著眸子,有些懵逼。

  什麽情況?

  葉家的二小姐,怎麽在王爺沐浴的地方了。

  他竟然沒看到她進去?

  王爺該不會被這女人看光了吧。

  “獨玉,查一下,葉楚寧是怎麽進的本王的溫湯池!”北玄溟也在此時從房間裏走了出來,沉著聲音說道。

  “是!”獨玉微微點頭,這也是他想知道的,明明他那麽警覺,一隻蒼蠅都不可能飛的進去。

  葉楚寧竟然無聲無息的進去了?

  這女人的武功這麽高?

  不可能吧。

  北玄溟也是看著葉楚寧離去的方向,腦海中閃過了,之前那個女人所說的那種服務。

  一時間瞬間臉紅了。

  他唇角微微抽搐,輕輕搖了搖頭。

  他在想什麽?

  而另一邊,急急忙忙從王府的溫湯池離開,回到自己寧苑的葉楚寧,也在此時長籲了一口氣。

  特麽的,剛剛要不是他說了那一番話,讓那變態不好意思了。

  不然的話,她恐怕得脫一層皮才能離開了。

  不過,她明明在丞相府,怎麽會在那個時候突然出現在北玄溟的麵前。

  這也太奇怪了吧。

  葉楚寧倒也沒多想此事,隻覺得可能時候巧合,或者自己碰到了什麽奇怪的任意門什麽的?

  反正穿越的事情,都出現了,這種突然瞬移也正常啊。

  丞相府裏,正在找尋著葉楚寧的那些守衛,也是沒想到,他們追的好好的,那個刺客竟然就這麽消失不見了。

  任憑他們怎麽找,這丞相府都好像沒有刺客來過一般。

  葉玲瓏和葉雲天兩人雖然也覺得奇怪,但他們並沒有多想。

  北玄溟哪裏也在沒多久,收到了獨玉查到的消息。

  葉楚寧今晚的確去了丞相府。

  至於如何出現在王爺的溫湯池,他們幾乎可以確定,所有暗衛都沒有看到過葉楚寧進入王府,甚至進入溫湯池。

  也就是說,葉楚寧是憑空出現在北玄溟的麵前的。

  北玄溟聽著這話,深眉緊鎖著。

  一個能讓他聽到心聲,甚至還能突然出現在他麵前的女人。

  難道他與這個女人之間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翌日一早,葉楚寧就直接出了攝政王府。

  反正王府沒人敢攔著她。

  這北玄溟又是個變態。

  她幹嘛還要在這攝政王府裏擔驚受怕的!

  而且娘親昨天沒救出來。

  看來她隻能用第二個法子了。

  隻是這第二個法子,需要一些時間,還需要一個人。

  思及此葉楚寧直接向著奴隸市場而去。

  “王爺,葉二小姐又出去了,她似乎買了一個鋪子,現在還去了奴隸市場!”

  獨玉倒是將他了解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出來。

  北玄溟聽著這一句話,眉尖上挑了幾分,微微點了點頭。

  這女人是想做生意不成?

  “繼續盯著!”北玄溟沉著聲音說道。

  獨玉微微點頭,隻是雙眸時不時的看一眼他們家王爺。

  他們家王爺怎麽感覺,對這個葉二小姐這麽在意的樣子?

  還沒等葉楚寧到奴隸市場。

  葉楚寧,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什麽危險在靠近。

  她眉心擰緊了幾分,雙眸微微眯了眯,葉玲瓏和葉雲天叫來的人不成?

  她可還記得,昨天晚上去救娘親的時候,似乎就聽到了他們說要打她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