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暴戾醫妃被病嬌攝政王嚇哭了【葉楚寧、北玄溟】 醉花吟 著
第77章大結局
  第77章 大結局

  而同一時間,北玄夜還有袁娘以及獨玉和清影,也在此時跑了出來,都在那裏起哄,喊著答應他答應他。

  葉楚寧看著這一幕,小臉微微泛起了紅暈,“那個,王爺,可不可以讓我考慮一下!”

  “好!”

  “我等你!”北玄溟看著葉楚寧那扭捏的模樣,微微笑了笑,從剛剛聽到她的心聲時,他就已經知道了,這丫頭的想法。

  葉楚寧紅著臉微微點著頭。

  北玄溟也在此時拉著葉楚寧,準備往一旁的涼亭裏而去。

  此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他們兩人的身上,誰都沒有注意到,這攝政王府的暗處,突然出現了幾個殺手。

  殺手拉開了弓箭,對準了北玄溟。

  隻聽見咻的一聲。

  長箭射出,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

  眼看著那箭就要擦過葉楚寧,射到北玄溟的身上時。

  北玄溟突然抬起手,用力一揮。

  一道真氣將那長劍給打歪了。

  也正是這個原因,北玄溟突然開始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這暗處的殺手們,也清楚已經暴露了,他們自然是直接和下方的人打鬥了起來,隻是高處還留著弓箭手。

  周圍的一夥人都沒想到,關鍵的時候,竟然會遇到這種事情。

  他們所有人都在此時加入了戰鬥。

  但北玄溟,跌坐在地上,不停的咳嗽著,不停的吐著血,看起來似乎很不舒服。

  不僅如此,葉楚寧也在此時跟著北玄溟一樣,不停的咳嗽吐血。

  她看著北玄溟的臉色,看著這一幕,已經顧不得自己有多難受了,她擦了擦嘴角,可血還是冒出來。

  剛剛要不是北玄溟為了她,他怎麽可能動用真氣。

  “北玄溟!你怎麽能!”葉楚寧看著北玄溟一臉擔心的說道。

  “你若受傷,我會難受!”北玄溟看著葉楚寧說道。

  “可你若受傷,我也會受傷你知道嗎?北玄溟,保護自己才能保護我!”葉楚寧一臉認真地說道。

  北玄溟聽著這一句話,微微笑了笑,“楚寧,我害了你,你不會怪我吧!”

  “我怎麽會!”葉楚寧一臉難過的說道,“你不要說話,我一定救你回來,一定!”

  話音落下,葉楚寧拿出了金針,準備施針。

  可這一次,金針像是突然沒了效果一般。

  不管怎麽施針,北玄溟的情況還是和之前一樣,臉色蒼白,瀕死之象,嘴裏不停流著血。

  “楚寧,沒用的!”

  “我已經強弩之末,隻是楚寧,我害了你!”

  北玄溟一把抓住了葉楚寧慌亂的小手,看著葉楚寧虛弱的說道。

  葉楚寧看著北玄溟一臉的難受,小手緊緊的抓著北玄溟,緊緊的抱著他,她知道,她現在根本就不會來北玄溟了。

  而且自己,恐怕也活不下去了。

  可他不怕,能陪著他,很好。

  “北玄溟,你之前說,想要做我的夫君,我同意了!”葉楚寧臉色蒼白,一口一口的鮮血不斷的湧出,她唇角帶著笑容看著一旁的北玄溟說道。

  北玄溟雙眸灼灼的看著葉楚寧,微微笑了笑。

  死亡在不斷的靠近著。

  兩人坐在一起,雙手緊緊的牽在一起,雙眸看著對方,微微笑了笑。

  “玄溟!”

  “楚寧!”

  等北玄夜他們注意到的時候,北玄溟和葉楚寧早已經在此時閉上了眸子。

  他們怎麽都沒想到,這一切來的這麽的突然。

  明明今日,玄溟和楚寧如此開心,為何最後,會是這樣的結果。

  北玄夜雙眸看著周圍的那些殺手,眼底裏滿是戾氣。

  當年,是他勸說玄溟,不要和陛下作對。

  可如今,卻是這般。

  那就別怪他!

  “獨玉!”

  “清影!”

  “拿著玄溟的令牌,集結龍虎軍,我要踏平北玄國京都,要讓這北玄國就此覆滅,為他們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北玄夜咬著後槽牙說道。

  “是!”獨玉和清影一臉堅定的說道。

  他們怎麽都沒想到,自己隻是沒反應過來的一瞬間,卻害了王爺。

  如今王爺和王妃,生死,這北玄國不要也罷。

  當天晚上,龍虎軍集結,馬踏京都,更是輕而易舉的闖入皇城。

  君卻還在為殺了北玄溟而高興,卻沒想到,自己卻被闖了宮,還被砍下了頭顱。

  北玄夜在做完了這件事情之後,拿著一壺酒,來了葉楚寧和北玄溟的墓地。

  這一坐就是一天一夜。

  如今北玄國不複存在。

  君卻也已經生死。

  可就算是如此,玄溟和楚寧而已回不來了。

  若他早知道事情會如此,他怎麽會當初傻傻的勸著玄溟呢!

  玄溟!

  楚寧!

  你們,如今怎麽樣?

  ……

  二十三世紀。

  今日,電視台裏正在直播著考古挖掘現場。

  但等那些專家將棺槨打開的時候,內裏卻是空的,隻有陪葬品。

  而同一時間,在這陵墓的另一處,葉楚寧穿著一身古裝,雙眸看著這周圍車水馬龍,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什麽情況?

  她不是死了嗎,怎麽現在還活著,而且好像還是現代?

  她自然也注意到了周圍不少行人都在看著她指指點點。

  她立刻在此時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在注意到了她穿著一身古裝的時候,被驚到了。

  他這不是當時死的時候穿的嗎。

  那麽她活了下來,北玄溟呢,會不會也活著。

  想到了這裏。

  葉楚寧正準備去找找北玄溟的時候。

  整個人像是在此時不受控製了一般。

  他再一次消失不見了。

  再出現的時候麵前就多了一個人。

  他站在人群中,看著麵前的一切,一臉懵逼。

  但卻在這個時候看到了他最為熟悉的人。

  “楚寧!”北玄溟一臉興奮的說道。

  “北玄溟!”葉楚寧同樣在此時僅僅的抱著北玄溟,她倒是沒想到,她能在看到北玄溟。

  “楚寧,我們是一起來了地獄了嗎?”

  “原來地獄是長這樣的…”

  北玄溟雙眸閃爍著亮光說道。

  “當然不是,這裏是我的家園,是現代…”

  “我們還活著!”

  葉楚寧看著北玄溟微微笑了笑說道。

  “活著!”

  “活著真好!”

  “楚寧,我喜歡你!”北玄溟緊緊的抱著葉楚寧一字一句的說著。

  隻是他也發現了,來了這裏,他的讀心好像消失了,他聽不到這個丫頭在想什麽。

  但沒事,隻要這丫頭,好好的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