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等一人歸 渠念、賀辭川、韓堯 著
第1章
  第 1 章

  九月十九,宜嫁娶。

  渠念看著台下雜亂的人群,將捏在掌心裏的那張黃曆撕成了碎片。

  賀家獨子和渠家少爺的婚禮,轟動全城,而轟動的原因卻不是婚禮有多麽的盛大,而是他的結婚對象逃婚了。

  十分鍾前,他滿心歡喜的等待交換戒指的那一刻,賀辭川手機響起,他臉色大變的接了個電話,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隻留下他和一屋子的賓客還有咄咄逼人的媒體。

  能讓賀辭川這樣不分場合的人隻有一個,韓堯。

  他走得決絕,一句話也沒有交代,舉著閃光燈的記者瘋狂的湧了上來,將渠念圍在舞台中央,形成了一張密不透風的網,讓他幾乎透不過氣來。

  “渠先生,請問賀總裁在大婚當日,棄你而去,其中是否另有隱情?”

  “聽聞賀總裁在和你結婚之前,已經有心上人,所以渠先生是第三者上位嗎?”

  頭頂上的聚光燈耀眼得讓人睜不開眼睛,哢擦哢擦不斷閃動的快門聲幾乎震破他的耳膜。

  如果可以,他也想問問賀辭川,為什麽要這樣殘忍的對待他。

  不遠處巨大的相框上,他和賀辭川的結婚照不知被誰潑了紅酒,暗紅的液體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像是刺目的鮮血。

  他的笑僵在臉上,賀辭川俊朗的眉眼不怒自威,從來沒有一個人拍結婚照會是這樣嚴肅的表情,既然這張照片本來就不好看,毀了也就毀了。

  在他挽手和他走進禮堂時,他的腦海裏已經和他過完了一生,他會愛他,嗬護他,做他身後甩不掉的影子。

  即便,他不愛他。

  可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也抵不過韓堯的一個電話,在原本最幸福的這一天,他讓他成為了全城的笑柄!

  台下他的父親渠常山,氣得臉色鐵青,甚至來不及走到台前替他解圍,悶哼一聲便倒了下來。

  那一刻,滿室喧嘩,人走茶涼。

  再次見到賀辭川已經是兩天後,他仍舊穿著婚禮當天的那套白色西裝,衣角全是褶皺,眼窩深深的凹陷下去,眉間愁緒萬千,頹廢不已,卻依舊英俊得不像話。

  渠念原本憤怒的心,在見到賀辭川後,一瞬間揪住,化為了濃濃的心疼。

  他兀自抬起頭來,目光冷淡的看向渠念,“你知道嗎?小堯自殺了,搶救了一天一夜。”

  他不明白賀辭川為什麽會用這樣的眼神看他,一股涼意從背後襲來,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韓堯他,還好吧?”

  話一出口,渠念隻覺得心酸。

  他那樣將自己丟在婚禮現場,氣得父親昏倒住進了醫院,讓他手足無措的麵對各色的流言蜚語,可是如今他對他卻沒有一絲的歉意。

  他愛了賀辭川整整十五年,那份愛濃烈到骨髓,就算是他在婚禮上棄他而去,他也沒有半分怨言。

  畢竟這婚禮本來就不是賀辭川心甘情願接受的,他愛的人是韓堯,如果不是賀家的兩位老人極力反對,如今結婚證上印的會是他韓堯的名字。

  賀辭川脫掉外套,從口袋裏掏出煙和打火機啪嗒一聲點燃,整個人幾乎陷進了沙發裏,目光盡是寒意。

  “怎麽?你很希望他有事嗎?”XVdGgkL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