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等一人歸 渠念、賀辭川、韓堯 著
第3章
  第 3 章

  賀老爺子這一杖下了十分重的力氣,見到渠念擋在他的身後,想收手已經來不及了。

  “嗯……”一杖打在他的肩膀上,疼得渠念忍不住咬牙輕哼出了聲。

  “阿念!”老爺子扔了拐杖緊張的看向他,雙手顫抖著,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

  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滲了出來,渠念咧著嘴沒皮沒臉的笑了笑,“爸,您打也打了,消消氣,別慪壞了自己。”

  身下的賀辭川身子一僵,擰了擰眉頭,不動聲色的將他從身上拉了下來。

  “阿念,你這是何苦……”賀老爺子扔了拐杖,顫顫巍巍的將他拉了起來,“他那樣對你,縱然你不在意他人的眼光,可你父親那裏,我如何交代,你們渠家的麵子……哎,是我們賀家對不住你們渠家……”

  是啊,他何苦,明明知道自己這樣做,也不會換來賀辭川的半分好感,可看著拐杖朝他砸下時,他還是奮不顧身的撲了上去。

  賀老爺子有這舉動一方麵是真氣過了頭,一方麵也是做給他看,他不可能真讓賀老爺子打傷了他。

  誰讓他沒有出息,一心一意的深愛著賀辭川一人。

  五年前,因為愛他,在學校醫務室起火時,他義無反顧的衝進去將他拉了出來,為此背後還留下了一大塊燒傷的疤痕。

  那時候他已經被煙熏得糊塗了,一出來就昏倒在了地上,可是等他醒來後,他卻愛上了韓堯。

  造化弄人,在他的世界裏,他永遠都隻是那個不起眼的配角。

  如今終於能如願以償成為他的合法伴侶,卻依舊沒能換來他的半分好感。

  老太太拉著老爺子什麽也沒說就走了,渠念猜測著他們是要去醫院看自己的父親,兒子不懂事,他們這個做長輩的不能任由著他肆意妄為。

  大門關上,空蕩的大廳又一次恢複了寧靜,陽光從窗戶灑落下來,將兩人的身影,襯得分外淒涼。

  渠念伸手去扶賀辭川,卻被他毫不留情的推開,“不要以為你這副假惺惺的樣子,能迷惑到我,我告訴你,我這輩子隻愛一個人,他叫韓堯。”

  韓堯!韓堯!

  這個名字像是鬼魅一般,死死的糾纏著他,無論如何也擺脫不了,他胸口湧上一股怒火,掀起眼眸狠狠瞪了他一眼。

  “賀辭川,你愛誰和我都沒有關係,因為我根本就不愛你!”

  大概是他的眼神太過淩厲,賀辭川頓了頓,竟然什麽也沒說。

  渠念心中一片酸楚,不過隻在他麵前強勢了那麽一瞬,便有些招架不住。

  “我隻是想告訴你,和你結婚不是我的本意,我爸和老爺子定下來的婚事,我和你一樣,沒有拒絕的餘地。”

  賀辭川冷冷勾唇,眸子裏閃過一絲鋒利的光芒,“最好是這樣。”

  相識這麽多年,他從來不肯信他,卻唯獨相信了他的這句謊言,相信他真的不愛他。

  如果不愛他,他怎麽會接受這荒唐的婚禮,如果不愛他,又怎麽會在他逃婚當日不動聲色的處理一切事故。

  沉默間,他已經起身往外走去,“我去醫院陪小堯,你若是想鬧得這個家雞犬不寧的話,盡管和老爺子說。”

  他不是才剛從韓堯那裏過來嗎?這才在家裏待了多久,就要走了。

  渠念站在背光的地方,看著賀辭川的背影,逐漸消失在門的後麵,心下酸澀不堪,更是一寸一寸的冷了下來。HTVAkJQ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