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等一人歸 渠念、賀辭川、韓堯 著
第4章
  第 4 章

  他是見過韓堯的,白白淨淨的臉蛋,笑起來一雙可愛的酒窩,說起話來軟糯糯的,的確是賀辭川會喜歡的類型。

  可是這些年,他已經為賀辭川改變了這麽多,他怎麽就看不到呢?

  賀辭川逃婚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渠念臉皮再厚,也受不了這鋪天蓋地的閑言碎語。

  一直到晚上的時候,他才敢戴了帽子出門去醫院看渠常山。

  因為這次婚禮的事情,將渠家推到了風口浪尖,所以渠常山對賀辭川的印象一落千丈。

  渠家就隻有渠念這一個兒子,打小就是捧在手心裏長大的。

  如今被賀辭川這樣羞辱,若不是渠念苦苦勸著,渠常山絕不會善罷甘休。

  醫院走廊裏分外的安靜,渠念放輕了腳步,緩緩的走著,卻在拐角處見到了一個他最不想見到的人。

  韓堯!

  他手上裹著一層厚厚的紗布,臉色蒼白的站在門口看著渠念,眼睛裏閃動著異樣的光芒。

  渠念神色一凜,轉頭就要離開,在這個時候,他實在做不出一副寬容的假象來麵對韓堯。

  沒想到,在他轉身之際,孱弱的韓堯一把衝了過來,用力的握住了渠念的手。

  “念哥!我有話和你說!”

  韓堯看上去瘦弱,沒想到力氣大得出奇,拽著他的手,竟然不能掙脫半分。

  渠念急著離開,隻用力的掙紮著,“我還有事,下次再說吧。”

  他卻不肯鬆手,一時情急竟然簌簌的掉下眼淚來,“念哥,求你了,我隻和你說幾句話!”

  兩人掙紮著,驚動了隔壁病房的渠常山,他聽到聲響,掀開被子便衝了出來。

  渠念看著渠常山把韓堯推開,隻覺得現實比電影狗血,明明是最不能見麵的二人,卻被安排在如此相近的病房。

  而明明就是這麽近的距離,賀辭川竟然一步都不曾踏進渠常山的病房。

  想到這裏,他隻覺得心酸又憤怒。

  “阿念,他是誰?”渠常山似乎看穿了什麽,不悅的看著韓堯,臉色漲得通紅。

  韓堯滿臉淚痕的拉住渠念的袖子,手腕上纏著紗布的地方,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隱隱泛紅。

  他心中一軟,拉住渠常山往後退了幾步,“你說吧。”

  聽到渠念鬆口,韓堯這才抹了抹眼淚,可憐的看著他,“念哥,我不是故意要破壞你們的婚禮,我知道我配不上辭川,可是我實在受不了他離開我……”

  一字一句,可謂情真意切,落在渠念的耳朵裏,卻分外的刺耳。

  難道他就能離開賀辭川了嗎?他愛了他整整十五年!

  不等他開口,一旁的渠常山已經聽不下去,拉過渠念,憤怒的指著韓堯怒斥道,“做人不能沒有良心,辭川已經和我家阿念結婚,你這樣做是破壞人家的家庭,是第三者!”

  話落,渠常山轉頭就要拉著渠念離開,身後的韓堯卻忽然撲來了上來,渠念一甩手,試圖躲開他,分明還沒有碰到他的身體,他卻直直的往身後倒了下去。

  渠念眉心一擰,回過頭時一雙眼正撞到了賀辭川憤怒的眸子裏。xOITSK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