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等一人歸 渠念、賀辭川、韓堯 著
第56章
  第 56 章

  “賀先生,您的眼睛在車禍發生時,收到了創傷,所以才會導致失明。不過……”

  “失明?”不等醫生把話說完,賀辭川已經冷冷開口打斷道,“你這話是什麽意思?你是說我瞎了?”

  渠念的心,咯噔一聲提到了嗓子眼,他蹲下身子,緊緊握住他的手,安慰道,“辭川,事情沒有你想象得那麽嚴重,你相信醫生,他們可以治好你的。”

  賀辭川的手很冷,沒有一絲的溫度,渠念握著他的手,試圖用自己去溫暖他,卻被他一把推開。

  “我想一個人冷靜下,你們出去吧。”

  他的臉色鐵青,難看到了極致,仿佛下一秒便會降下一場狂風暴雨。

  大家聽到他開口,立刻匆匆退了出去,隻剩下渠念站在他的身邊,不願離開。

  “辭川,你讓我留下來陪你,好不好。”

  賀辭川擰著眉頭,聲音又沉了幾分,“我隻想一個人靜一下。”

  他沒再強求,渾渾噩噩的出了門。

  隔著冰冷的門板,渠念的一顆心仿佛飛到了他的身邊,感同身受的承擔著他的痛。

  頭毫無征兆的痛了起來,他死死咬住牙根,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來。

  一陣又一陣的劇痛像是暴風一般襲來,將他折磨得死去活來。

  在他終於支撐不住,差點昏倒之際,身後忽然多出一雙有力的臂膀,將他扶了起來。

  是徐樊,即便視線變得模糊,他仍舊能清楚的分辨出來。

  他沒有反抗,任由徐樊將他打橫抱了起來。

  來到徐樊的辦公室時,他痛得臉色蒼白,額頭上布滿了汗珠,嘴唇被他咬得毫無血色。

  徐樊麻利的從抽屜裏拿出止痛藥,又倒了一杯溫水遞到他的麵前,眼看著它喝了下去,才略帶責備的問道,“你有多久沒吃藥了?”

  他深呼吸了幾口氣,才訕訕的看著他,“最近太忙了,我就忘了。”

  “這種事情怎麽可以忘!”

  徐樊當真動了怒,他性格向來溫和,難得有這樣的一麵,即便是渠念,也不由得愣了愣。

  他眉頭擰成一個川字,嚴肅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看著他,“你知不知道,你吃的藥,能決定你還能活多久。你不想再多陪陪賀辭川嗎?不想待在他的身邊嗎?”

  渠念勾了勾唇,他揉了揉自己幹澀的眼睛,苦澀的抬起頭回望著它,“我怎麽可能不想,我愛了這麽多年的男人,終於愛上了我,可是我卻沒有時間來接受這份愛,你懂我有多絕望嗎?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比我現在更想活下去!”

  他不是不想活,而是不能活!

  “徐樊,你上次說,隻要有合適的眼角膜,辭川的眼睛就還有希望是嗎?”

  “我想好了,等我死後,我要把我的眼角膜,給他。”

  像是終於卸下了心頭的擔子,渠念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他現在唯一牽掛的,隻有賀辭川。

  早在當初徐樊告訴他,賀辭川的眼睛需要更換眼角膜時,他便已經在心裏打定了主意。

  他反正是快要死的人,能用自己的眼睛,換他的光明,何樂而不為?UuZQdYs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