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等一人歸 渠念、賀辭川、韓堯 著
第57章
  第 57 章

  隻是,他沒有想到賀辭川得知真相後,反應會如此的激烈。

  眼角膜不能活人捐獻,這樣一來,他隻能盡快的結束自己的生命,換他光明。

  “你瘋了?!”

  得知他的想法,徐樊震驚不已,他沒有想到,渠念愛賀辭川,竟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可以為了他,放棄自己的生命!

  渠念麵色平靜,從未有過的淡然,“徐樊,我沒有瘋,我甚至比任何時刻都要清醒。到頭來我反正都隻是一個死字,如果我的眼角膜移植給辭川,你們也多多少少還能有些念想,不是嗎?”

  “可是你現在是用你的生命做賭注!”

  不管徐樊再做勸解,他無論如何都已經聽不進去了。

  他如何不明白渠念的性子,倔強到骨子裏,他做了決定的事情,任何人都別想改變,事到如今,也隻能由著他去了。

  這件事自然是瞞著賀辭川的,渠念隻告訴他找到了眼角膜捐獻者,最多一個月便可以動手術。

  賀辭川似乎還是有些遺憾,他摸著渠念的臉,小心翼翼的描繪著他的輪廓,“阿念,你知道我多害怕永遠見不到你嗎?”

  他臉色蒼白,一絲力氣也沒有,怕被賀辭川察覺出什麽,隻拚命的點頭。

  為了愛他,他已經窮盡所有。

  隻要他要,隻要他有。

  “那個眼角膜捐獻者的家人,你替我吩咐下去,務必要照顧好。”

  渠念眼裏含著淚水,笑著和他解釋,“不用了,捐獻眼角膜的那位先生,是個孤兒。”

  他若有所思的沉吟著,“是嗎,阿念你認識他嗎?”

  如何不認識,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比他更認識自己。

  隻是這話,他也隻能咽到心裏,“算不上認識,見過一麵,是位很開朗的先生,不過他好像不願意和被捐贈者有過多的牽扯,所以……”

  賀辭川點了點頭,“我尊重他的意願。”

  渠念的狀況一天比一天差,因為不肯吃藥,癌細胞擴散得厲害,他幾乎快要認不出賀辭川來。

  為了不讓他起疑,他每日仍會要徐樊推著他去賀辭川的病房坐坐。

  生命到最後,總是會變得不舍,更何況他的心中有牽掛,自然是更放不下。

  時間像是沙漏,一點點的變少,在半個月後,渠念的生命終於走到了盡頭。

  這一天陽光特別的好,賀辭川醒來便要渠念推他出去散步,可他沒等來渠念,便被直接送進了手術室。

  眼角膜移植手術很成功,隻是在清理顱腦創傷時,發生了些意外,好在醫生都是國內權威,一番搶救,還是將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賀辭川在醫院休養了整整半個月才回賀家,這場車禍像是一場席卷而來的台風,將每個人都折騰得傷痕累累,風雨過後,總會有晴天,大家很快便恢複了往常一般的模樣。

  沒有人再提起渠念,他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在大家的生命裏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賀辭川失憶了,徹徹底底的忘了他。

  忘記了一個曾經愛他如生命的人,也忘記了自己對他,有多麽深沉的愛意。

  也許這樣也好,他忘記了渠念,自然就不會有失去他的痛苦,也更不會自責。

  徐樊將他的骨灰轉交給渠常山後,便出了國,從此再也不願回來這個傷心地。

  他怕自己看到賀辭川那雙眼睛,會忍不住將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所以他隻能選擇離開。

  三年後,A市最大的財團總裁賀辭川大婚,婚禮的隆重程度足以轟動全市。

  向來低調的賀辭川,難得這樣向往,記者采訪時問起初衷,他笑了笑隻說,記憶裏自己曾經答應我愛人,要給他最隆重的婚禮。

  徐樊看著報紙上刊登的大篇幅照片,眼底不禁一片潮濕。

  那個笑容明媚的人,分明像極了當年的渠念。

  他的記憶已經忘了渠念,心卻無法忘,所以才會讓他愛上了一個和他那樣相似的人。

  青梅已老,竹馬已枯,從此他愛上的每一個人都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