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萬福 猶似 著
番外十三:生產
  虞幼窈每次走完,都是氣喘籲籲,渾身就像水裏撈出來一樣。

  到了八個月,虞幼窈肚子越發大了,虞幼窈每日走活動的時間,較之前更長了一些,便是再辛苦,也都堅持下來了。

  殷懷璽感同身受,覺得五內俱焚,抱著她虛弱的身子,啞著聲音說:“不管這一胎是男是女,以後都不生了。”

  ‘若山女院’開辦得相當成功,大昭朝女子,皆以讀書認字為榮,便是窮人家的孩子,也會送到草堂、學館、學舍裏啟蒙認字,唐風北宋的開明之象,在大昭重現,女皇也沒甚。

  他手中的百萬雄師,也不是吃素的。

  虞幼窈輕喘了一口氣,正難受著:“好。”

  ……

  一晃眼,虞幼窈懷胎滿了九個月,許姑姑推算了一下她的臨產時間,就在三月底,宮裏如臨大敵,開始準備分娩。

  朝野上下,也同樣關注著此事。

  皇後娘娘入宮三年有餘,一直未曾生養,今年終於懷上了,卻懷的是萬中無一的雙胎。

  若生的是兩男,必得去其一。

  不去其一也可,但兩個都得剝奪繼承權。

  若生的是兩女,雙胎生產時大多艱險,也不知道皇後娘娘能不能熬過來。

  最好的情況是一男一女,龍鳳呈祥。

  可雙胎本就難以養活,若是兩子均安也就罷了,若是龍死鳳生……皇後娘娘怕也無顏麵對天下了。

  三月初八這日,虞幼窈辰起更衣時見了紅,殷懷璽正在早朝,夏桃連忙稟了李公公知曉,李公公嚇了一大跳,連忙去金殿稟報。

  殷懷璽大驚失色,也顧不得滿堂朝臣,匆匆趕往了承乾宮,虞幼窈跟沒事一樣,靠要貴妃榻上用湯羹。

  整個承乾宮全麵戒嚴。

  “不是要生了嗎?”殷懷璽緊抿著唇,滿臉的焦慮,看起來比她還要更緊張。

  虞幼窈噗哧一笑:“隻是見了紅,沒那麽快發動,許姑姑說生孩子要力氣,讓我多吃些東西,多補充補充體力,這會兒她已經命人在布置臨產房,禦醫和負責接生的醫女,已經在臨產房待命,你別緊張。”

  殷懷璽心中始終不定,握住她的手,發現她的手一片濕膩,又涼又冷,仔細觀察,發現她額、鼻尖上,都溢了不少汗:“怎的出了這麽多汗?”

  虞幼窈渾然未覺,抬手摸了摸,有些恍然:“可能是要生了,我這會兒沒哪兒不舒服。”

  殷懷璽正要再說話,虞幼窈就道:“我沒那麽快生產,你快回去上早朝去吧,把朝臣們晾在朝堂上也不太好。”

  “不,”殷懷璽斬釘截鐵地拒絕:“我陪著你。”

  虞幼窈見勸不動,也就隨他了。

  接下來,每隔一個時辰,許姑姑就會端一碗紅糖燕窩、紅糖雞蛋、紅棗銀耳之類的吃食過來,讓她補充體力,

  也許是快生了,虞幼窈仍然感覺肚裏頭一墜一墜的,汗越出越多,胃口也不大好,什麽東西也不想吃,都是殷懷璽哄著她,一勺一勺的喂她吃完。

  這一等,就到了下午酉時。

  虞幼窈精神不大好,叫殷懷璽哄著,在榻上小睡了一會兒,突然被一陣汗涼驚醒,

  緊接著大腿處傳來一陣濕意,她臉色不由一白。

  “怎麽了?是不是要生了?”殷懷璽一直不錯眼地看著她,見突然出了一陣急汗,心裏不由一緊。

  “我、我好像要生了。”

  虞幼窈話音剛落,殷懷璽就大喊一聲:“來人。”

  許姑姑連忙從偏殿臨產房裏出來,見虞幼窈慘白著臉,渾身直冒汗,連褲子也濕了:“羊水破了,先去把娘娘送去產房。”

  說完,就要去扶虞幼窈起來,卻被殷懷璽搶先一步,直接將她抱起來,大步走向了臨產房。

  臨產房裏,禦醫候在外間,裏間四個負責接生的醫女,已經準備妥當,外加兩個知事嬤嬤,四個從旁伺候的大宮女,其餘一幹人等,皆在殿外候著,不允入內。

  皇後娘娘懷了雙胎,本就不好生產,羊水破的這樣早,不是好征兆。

  許姑姑心裏有些不安,麵上卻十分鎮定,指揮春曉幾個準備熱水、吃食,幾個醫女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皆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

  羊水破了之後,虞幼窈肚子開始陣痛,墜脹,小臉兒半點血色也不見有。

  胡禦醫進來替皇後娘娘把脈:“皇後娘娘身體無礙,正常生產即可。”

  把完了脈後,胡禦醫見皇上還坐在榻邊,仿佛沒有半點要出去的意思,連忙道:“產房仍汙穢之地,還請皇上去外殿等候。”

  殷懷璽蹙眉:“婦人育子生子,繼前續後,又是何等神聖,何來汙穢之說?此言簡直是荒謬至極。”

  胡禦醫還欲再勸。

  虞幼窈已經疼得,uu看書忍不住申吟出聲,殷懷璽一顆心頓時全撲到了她身上,連忙握住她的手:“我陪著你。”

  虞幼窈本想勸他離開,可肚裏又是一陣墜痛,一張嘴,又是一陣吟痛,她不由下意識握緊了殷懷璽的手,不想讓他走了。

  胡禦醫隻好退出了外殿。

  起初是每隔小半個時辰陣痛一回,後來陣痛越發綿密,每隔一刻鍾,就陣痛一回,並且疼痛越來越劇烈。

  等到了醜時(1-3點),陣痛卻是連綿不斷,虞幼窈疼得翻來覆去,整張臉一片慘白,豆大的汗不停地從額頭了滾落,才換的幹爽衣裳,不多會,就又汗濕了。

  許姑姑心裏急得很。

  皇後娘娘身段長得細,本就不易生產,又是懷了雙胎,疼了大半晚上,宮口才開了兩指,這樣下去,可就危險了。

  可她心裏雖急,麵上卻一片鎮定,時不時地喂虞幼窈吃點東西,還安慰她:“多吃點東西,保存一些體力,才有力氣生孩子。”

  轉頭就朝春曉使了個眼色,兩人一前一後出了內室。

  待遠離了產房,許姑姑就吩咐:“前段時間,波斯國進貢了一批安息香,此香兼可行氣活血,又可用於心腹疼痛,產後血暈之症,你去取一些過來,不要讓皇後娘娘知曉。”

  春曉心中一凜,連忙下去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