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萬福 猶似 著
番外十六:全文完
  殷懷璽搖頭:“等你一起定。”

  虞幼窈撇了撇嘴,連忙甩鍋:“麻煩死了,還是你自己來定吧,我要坐月子,不適合思考這種麻煩事。”

  殷懷璽無奈道:“既如此,他們都是辰時出生,恰巧也是辰字輩,老大就叫殷辰昭,取自天地清明,日月昭彰之意,老二就叫殷辰曜,曜,日光也,其意為大放光芒,你覺得如何?”

  昭,日月之盡攬,也有昭德之意。

  光從一個名字,二者的身份已然定下。

  虞幼窈有些昏昏欲睡,咕噥了一句:“還行吧!”

  孩子的名字定下,虞幼窈依偎在殷懷璽懷裏睡了過去,殷懷璽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心裏無比的慶幸。

  慶幸萬般凶險,她遵守承諾,一一熬過來了。

  也慶幸此生攜手共白頭。

  殷懷璽看著她蒼白的睡顏,眼裏有濕潤的淚光。

  ……

  因兩位皇子,皆在祥瑞之中降生,加之欽天監算了吉兆,朝臣們便是心潮浮動,卻也沒人敢非議什麽。

  兩位皇子滿月之後,皇上在太和殿,舉辦了一場浩大的抓周禮,大皇子抓了一隻禦筆,二皇子抓了一把木劍,一文一武,正應了欽天監那句‘相輔相成’,朝臣們浮動的心,這才漸漸安定了幾分。

  隨後皇上迫不及待,封了大皇子殷辰昭為皇太子,強勢的態度,已經表明了一切,朝臣們就更不好說什麽了。

  如此一來,皇後生了雙胎男在朝野上下,連水花也沒濺一下。

  民間倒是有人非議。

  但大部分老百姓都深信:“皇上不是說自己殺戳過重,有傷天和,於子嗣有礙嗎?皇後娘娘一生就生了倆,還都是在祥瑞之中降生,這是大的福氣啊,分明就是皇後娘娘聖善仁德,感受了上蒼,上天才降下一雙麟兒。”

  此種說法,在民間廣為流傳,也壓下了諸多非議之聲。

  隨著二位皇子年歲漸長,也都相繼展露出了天資聰穎的資質,朝臣們更是大喜過望。

  殷懷璽每日就算再忙都會抽出一個時辰,教導他們讀書、練武,身為父親,他教給兩人的東西都是一樣的,沒有任何偏頗。

  至於學到了什麽,全看個人資質。

  但詹事府負責教導皇子的名儒,對二人的教導內容,卻都有了分別。

  太子殷辰昭居於文華堂,諸儒輪班侍從,又選才俊之士入充伴讀。除了太子少師、少傅、少保以外,還有左右詹事、諭德、讚善大夫等三十餘人隨侍,皆以勳舊大臣兼領其職,教的都是治國理政之樞機,從一開始就在為太子培養班底。

  二子殷辰曜不僅要學經綸文章,還要學兵法策論,殷懷璽還挑選了幾位老將,專門教導他習武,打熬筋骨,也不比哥哥少。

  殷懷璽也不是讓他們呆在宮裏讀死書,死讀書,時不時帶著一家三口微服出巡,讓他們了解民間疾苦。

  虞幼窈見殷懷璽教導孩子這麽積極,一開始以為他是擔心兩個兒子左了性子,將來上演什麽兄弟鬩牆的慘劇,故而將孩子帶在身邊教導。

  直到長子殷辰昭七歲,殷懷璽將長子扔去了勤政殿,讓他協同一起處理政務。

  二子殷辰曜也被扔進京營裏,

  與戰士們同吃同住。

  殷懷璽空閑的時間多了,整日在承乾宮裏黏糊她時,她這才恍惚大悟,覺得自己實在太天真了。

  分明是這家夥自己偷懶,打著壓榨孩子的算盤。

  頓時又好氣,又好笑。

  殷懷璽還理直氣壯:“這怎麽能是壓榨,分明就是曆練,這天下將來遲早是要交到他們手裏,讓他們盡早學會處理政務,將來我也能早點退位讓賢,陪你在宮裏頤養天年,豈不快活?”

  虞幼窈氣得狠捶了他幾下。

  殷懷璽捂著胸口,好一番裝腔作勢,總算是把虞幼窈逗笑了,也不計較他的小心思,但因為心疼孩子,還是忍不住警告他:“孩子們還小,也不要給他們太多壓力,你可不能做出揠苗助長的事來。”

  頂著她又嬌又凶的眼神,殷懷璽敗下陣來,不情願道:“行行行,改天將他們送到北境去,讓他們切身去體會一下,當年他祖父和我,鎮守北境的艱苦,再看看被他們母親徹底改變的北境,又是何等模樣,都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裏路,整天呆在宮裏,坐擁這方寸之地,宛如坐井觀天,長此以往,眼界小了,格局也小了。”

  虞幼窈這才罷休:“閑雲先生和湖山先生都在襄平,讓他們聆聽大儒教誨,也能立學立誌,這是好事。”

  她也不希望,孩子一出生就囚困在這皇城之中,也希望他們能到處走一走,看一看,多增長一些見識,開拓一下眼界,感受一下自由。

  殷懷璽見她不生氣了,將她壓倒在床榻上,哄道:“好窈兒,是不是也該多疼一疼為夫?”

  聽著他輕佻的話,虞幼窈沒好氣地瞪他:“兒子的醋你也吃,臊不臊臉?”

  殷懷璽輕撫著她潑墨一般的長發,一顆心恰似是三千青絲,一片繾綣、柔情,一臉幽怨:“夫人總是對兩小子關心備至,忽略了為夫,叫為夫好生傷心啊……”

  虞幼窈有點心虛,被他膩歪的不行:“你好好說話。”

  殷懷璽吻了吻她的發絲:“再過幾日就是沐佛節,我陪你上寶寧寺,為嶽母大人添香油,順使便散散心。”

  虞幼窈點頭,在母親早逝,祖母纏綿病榻的日子裏,寶寧寺是她為數不多,能走出虞府大門的機會。

  ……

  等到四月初八沐佛節這天,殷懷璽白龍魚服,安排了一隊暗衛,陪虞幼窈微服上了寶寧寺,沒有驚動任何人。

  兩人先去廂房安置,隨後虞幼窈在殷懷璽的陪同下,登上了燈樓,親手為娘親添了香油,念了一段《往生經》。

  燈樓裏昏暗的燈光,將兩人相攜離去的身影拉得很長、很長,走到門口時,虞幼窈忍不住駐足轉身,菩薩座下的蓮花燈座上,那一朵屬於母親的長明燈,青藍色的燈焰,正在輕輕地晃動、跳躍,仿佛在與她告別。

  沿著幽徑小道,虞幼窈看到了湖邊那一樹老枝虯杏,歪歪斜斜地長著,紅的、粉的、白的杏花,簇放在枝頭,開了滿樹。

  虞幼窈忍不住笑:“你還記不記得,當年我在這兒,被你的下屬削斷了一縷頭發,我當時又怕,又有些生氣,後來你幫我折了一枝花,我十分喜歡,於是就決定和你扯平了,也不生你氣啦!”

  每回提了這事,殷懷璽總有點心虛,他飛身借力,再從樹上折了一枝杏花,緩緩地綰入她烏發之上。

  灼灼的杏花,襯得她容顏如玉,華桃李。

  殷懷璽上前一步,扶住她的肩膀,一低頭,繾綣的吻,落在她發間。

  兩人相視一笑,沿著幽徑小道路過禪房,虞幼窈聽到禪房裏傳來了,誦經的聲音,正是當年慧能大師念誦的《藥師經》:

  “願我來世,於佛菩提得正覺時。自身光明熾然,照曜無量、無數、無邊世界,三十二丈夫大相,及八十小好以為莊嚴,我身既爾,令一切眾生,如我無異。”

  “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清淨,無複瑕垢。光明曠大,威德熾然。身善安住,焰網莊嚴,過於日月……”

  虞幼窈倏然站住。

  殷懷璽低頭看她:“怎麽了?”

  思及往事,虞幼窈就道:“當年,我陪祖母一起上寶寧寺,也是在這座小禪院裏見到了慧能大師,他當時看了我一眼,同我念了藥師佛發下的十二宏願。”

  殷懷璽若有所思:“你大約不知,慧能大師已經許多年不曾睜眼了。”

  虞幼窈似有明悟,與殷懷璽一起離開了禪院,身後仿佛還能聽到,那慈悲的聲音,正在一遍又一遍地誦念――

  自身光明熾然,照耀無量、無數、無邊世界……

  光明曠大,威德熾然……

  ……

  最後,他們站在那株許願菩提下,菩提樹碧蓋如雲,宛如擎天綠傘,上頭紅色的許願帛迎風搖展。

  昨日重現。

  “表哥、表哥,你看到禪房外麵的許願菩提了嗎?我剛才就去那兒許願了,我力氣可大啦,許願帛叫我拋得高高的,一定能掛很久,很久,許願帛是掛得越高,越久,就越靈驗呢。”

  “我剛才拋許願帛時,不知打哪兒刮來了一陣怪風,嚇我一大跳,幸好那是一股好風,借力送了許願帛一程,讓許願帛掛到了高枝上,賣許願帛的大娘說,這是個好兆頭,很吉利呢。”

  “表哥,你怎麽不問問我到底許了什麽願啊?”

  “表哥,你快問,快問。”

  “可不能告訴表哥,說出來就不靈啦!”

  “……”

  殷懷璽倏然失笑,滿樹紅色錦帛在風中輕搖,仿佛能看到,穿著素錦裙的小姑娘,站在樹下輕踮起足尖。

  一樹菩提不惹塵埃,皆是般若,也不如她鮮妍華淨,淨無瑕穢。uu看書

  殷懷璽回頭看她:“夫人不知,當初我於這菩提樹下,也許了一願。”

  虞幼窈忍不住問:“什麽願望?”

  殷懷璽吻了吻她的額頭,低聲道:“此生,願以一身血肉殘軀遮風擋雨,護你衣裙無塵,護你鬢角無霜,護你一世周全,予你一世榮寧。”

  《大昭通鑒》史載:“昭永帝終此一生,不納二色,不生二心,不異腹生子,與昭懿皇後,陰陽合德,恩愛一生……”

  全文完

  2022.8.31

  ------題外話------

  終於完結了,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覺得十分不舍,心裏空落落的,坐在電腦前,想給大家寫點什麽,但又不知道該寫什麽才好,這本書寫了整整兩年,漫長而又短暫的兩年,我經曆了父親病重,父親去世,為父親辦喪事,嚐盡了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酸楚,同時也經曆了腳燒傷,臥床三個月不能走路,隨後腰椎間盤突出,更是讓我長期處於痛苦之中,這篇文可以說是在病痛之中堅持,完成,因為身體原因,我沒有辦法多更,隻能保證不斷更,也因此,我真正明白了,陪伴的難能可貴,很感謝一直追文的小夥伴們,一直默默的支持我,包容我,不曾放棄過我,而我也會繼續堅持寫作,期待新書與你們相會!

  愛你們的似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