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萬福 猶似 著
第1章 噩夢
  正月剛過,院子裏落了一層厚厚的積雪。

  京兆虞府北院安壽堂。

  屋子裏燒著地龍,暖烘烘的,年過五旬的虞老夫人,穿著薑黃色團壽紋夾襖,闔目靠在大迎枕上,因為常年禮佛,手腕子上纏著一串紫檀木七寶佛珠。

  “老夫人,碧梗粥清淡,易克化,您好賴也吃兩口。”見擺在黑檀木八仙桌上的粥菜一口未動,柳嬤嬤出聲勸慰。

  虞老夫人“哎喲”一聲:“想到我的窈窈還在佛堂裏受苦,我哪還吃得下?”

  柳嬤嬤也不知道該怎麽勸。

  老夫人偏疼大小姐,平日裏見了大小姐都能多吃半碗飯,大小姐被罰進佛堂這才半個時辰,老夫人就混身不得勁兒。

  提及孫女兒,虞老夫人一陣長籲短歎:“唉,窈窈打小就沒了娘,他爹又偏疼繼室養的病秧子,我這個做祖母的往常對她也縱容了些,你說,我是不是錯了?”

  柳嬤嬤拿著美人棰,幫她捶腿:“這話可就言重了,大小姐九歲,也是小孩子心性,姐妹間磕磕碰碰都是常有的事兒,許是不小心才推了三小姐,也不是故意的,您是訓也訓了,罰也罰了,索性三小姐也沒事,大夫人身為繼母,難不成還能跟繼女計較不成,大小姐還小,以後慢慢教著也不遲。”

  她哪能不明白老夫人的心情。

  大小姐四個月大點,親娘就因病去世,緊跟著後娘進門,老夫人憐惜嫡長孫女,就把大小姐養在身邊,疼得跟眼珠子似。

  若非這一次,大小姐不慎將三小姐推倒在地,讓身子骨本就不好的三小姐受了驚嚇,一連發了兩日高燒,險些鬧出人命,老夫人也舍不得硬下心腸,罰大小姐跪佛堂。

  “還是你看得明白。”虞老夫人心情好了些,也有了胃口,扶著柳嬤嬤的手臂站起來,走到八仙桌前坐下。

  柳嬤嬤鬆了一口氣,想來老夫人用完膳,就要去佛堂把大小姐接出來了。

  虞老夫人剛用了一小碗碧梗粥,門外就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老夫人,大小姐在佛堂裏昏倒了。”

  虞老夫人聞言,腦子一暈,“忽”的一下從圓凳上站起來:“我的窈窈,快,快扶我去瞧瞧窈窈……”

  安壽堂裏亂成一團。

  整個虞府上下也鬧了個人仰馬翻。

  虞老夫人坐在床前,瞅著孫女兒小小的一團小人,躺在床上,從前粉嘟嘟的小臉兒,白得跟一張紙似的,嘴裏還不停地說糊話:“不要,疼,窈窈好疼,怕,祖母,祖母,救救窈窈……”

  虞府大小姐虞幼窈,已經昏迷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又發起了高燒,身上一會兒冷,一會兒熱。

  大夫是請了一個又一個,都說虞幼窈是受了驚嚇,被魘住了。

  大夫開的安神湯、定神湯,退熱藥,一碗一碗的送進屋裏,又一碗一碗地捏著鼻子灌進虞幼窈的小嘴裏,可都沒什麽用。

  小小的人兒曲綣在床上,把自己團成一團兒,雙手捂在胸口上,緊緊揪著胸前的衣襟,一會兒喊冷,一會兒喊疼,也不知道到底是哪裏疼,可把虞老夫人心疼壞了。

  虞老夫人一手撚動著佛珠,一手捏著帕子擦眼淚:“我命苦的窈窈,打小就沒了娘,我這個做祖母的又一把老骨頭,讓我的乖孫女受了天大的罪,窈窈要是不好了,我這個老婆子也跟著一起算了。”

  守在屋子裏的一眾人表情都僵了起來,老夫人這話兒明著在指桑罵槐,真真把心給偏進了心眼子裏去了。

  在她眼裏隻有虞幼窈這個才是嫡親的孫女兒,別人那都是路邊的草兒。

  心裏這樣想著,但在場卻沒有一個人敢多說半句,連忙出聲勸慰。

  “娘,您這是什麽話?窈窈吉人自有天相,過會兒就沒事了。”

  “祖母,您年紀大了,可得好好保重身體。”

  “老夫人,大小姐還病著,你可不能說這些不吉利的話兒。”

  “……”

  虞幼窈渾渾噩噩聽到屋子裏七嘴八舌的聲音,人卻深陷在一個可怕的夢魘之中。

  夢裏,已經長大的虞幼窈躺在冷硬的床上,攏緊了身上陳舊發黴的薄被,凍得瑟瑟發抖。

  喉嚨裏有些發癢,她張嘴“咳”了一聲,冷氣倏地灌了進來。

  “咳咳咳——”一陣撕心裂肺的猛咳,令虞幼窈心中鈍痛,她緊緊捂著嘴,暗紅色的血從指縫間溢出。

  “春曉……咳……”虞幼窈喚著身邊伺候的丫鬟。

  “吱呀”一聲,有人推門進來。

  虞幼窈以為是春曉回來了,便抬眸看去,穿著寶藍色直綴,披著鶴紋大氅的年輕男子站在門口,正淡漠地看著她。

  他身姿修長挺拔,容貌雋俊,破陋的小院也難掩其風華高舉。

  鎮國候宋明昭——

  她的丈夫!

  宋明昭走到床前,倨高臨下地看著她,眼中一片漠然:“虞幼窈。”

  生生將喉嚨裏的咳嗽咽下,虞幼窈動了動唇,想要張口謾罵,但觸及男人漠然的表情,突然明悟——

  謾罵也隻是徒勞。

  宋明昭輕柔地為虞幼窈掖了掖被角:“葭葭昏迷了五天,至今還沒有醒來,你的心頭血,對她已經不起作用了。”

  乍一聽到這個消息,虞幼窈愣了一下,緊接著就笑起來,笑得撕心裂肺,眼淚橫流,沙啞的嗓音,像是被沙子磨過了似的,透著刺耳的尖利。

  “哈哈哈咳……咳哈……”笑聲夾雜著咳嗽,宛如瘋魔了一般:“虞兼葭終於要死了,哈哈,她本來就該死……”

  十四歲那年,最疼愛她的祖母因病去世。

  當時,還是世子的宋明昭已經十九歲,鎮國候府擔心她守孝三年,誤了子嗣大事,就向父親虞宗正提議,喜喪內百日完婚。

  出嫁的女兒隻需守孝一年,這個提議雖然有些倉促,卻也符合禮數。

  父親同意了!

  她有孝在身,婚事不易大肆操辦,鎮國候府既低調又草率的以八抬大轎,把她接進了鎮國候府,草草拜了堂。

  她成了鎮國候世子夫人,羨煞旁人。

  因她沒到及笄的年齡,又身懷重孝,不宜圓房,她和宋明昭分房而居。

  ——

  ps:《豪門重生:惡魔千金歸來》完結之後,猶魚家裏陸續出了一些事,原定的出版,也因各種原因,最終擱淺,讓許多小夥伴都覺得很失望,猶魚覺得很不對起大家,時隔兩年,再攜新作,願不負等待,不負讀者。

  新書她還是個小嬰兒,需要大家的嗬護才會成長,希望小夥伴們湧躍的參與評論,添加收藏,打瓽作者,謝謝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