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萬福 猶似 著
第4章 繼母楊氏
  一出了房間,虞老夫人的臉色瞬間冷了起來,沉聲道:“仔細查一查,看看都有誰傳了窈窈把虞兼葭推倒的話兒,這些個丫頭當真以為我人老了,不管家了,就不將我放在眼裏了。”

  這些閑話兒一時倒是沒什麽妨礙。

  但今天傳一句,明天傳一句,常年累月,積銷骨毀,等窈窈年齡大了,名聲也就毀得差不多了。

  絕不能縱容。

  老夫人一口一個“虞兼葭”,語氣透著冷意,看樣子是氣得不輕了。

  柳嬤嬤是最老辣的一個人了,不消半個時辰,就綁了兩個粗使丫頭,還有兩個婆子帶到安壽堂側麵的偏院裏。

  虞老夫人正坐在院子裏的石桌上,端著茶杯喝茶。

  見了老夫人,四個人終於駭破了膽兒,當場便屁滾尿流,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淚,不停地磕頭求饒。

  老夫人不喜吵鬧,柳嬤嬤冷喝一聲:“閉嘴!”

  院子裏終於安靜下來,虞老夫人擱下手中的茶杯,淡聲道:“去,把府裏的下人都叫過來,也別忘了將楊氏也請過來,讓她好好瞧一瞧,我這個老婆子是怎麽治家的,她年齡輕,不曉得輕重,我這個做婆婆的,少不得要提點一些。”

  不大一會兒,小院裏就聚滿了人,下人們規規矩矩地站在原地,低眉順目,大氣兒也不敢喘一下。

  又一會兒,楊淑婉才姍姍來遲。

  她身量勻稱有致,穿著秋香色牡丹紋襖裙,梳了墮馬髻,插著赤金鑲紅寶步搖大簪,兩邊手腕上各套了一個成色極好,水頭十足的綠翡翠玉鐲,看著端莊溫婉,又秀麗雅致。

  虞幼窈的母親謝柔嘉,出身泉州富商謝家,在生下虞幼窈後傷了身子,纏綿病榻三四個月就去世了。

  謝氏百日未過,謝宗正就不顧虞老夫人反對,迫不及待將上峰左副都禦史家的庶女楊淑婉娶進門做續弦。

  婚後不到七個月就生了二女兒虞兼葭。

  細算起來,虞兼葭竟隻比窈窈小了不到七個月。

  虞老夫人總算知道了,這兩人在謝氏孕中就不知廉恥地勾搭在一起,還珠胎暗結,生生氣了一個仰倒,卻還要幫忙遮掩家門醜事。

  好在虞兼葭生下來就瘦小、病弱,虞府對外宣稱楊氏早產,倒也將外人糊弄了過去。

  也是因此,虞老夫人對楊氏一直不喜,連帶著對虞兼葭也喜歡不起來。

  算起來,楊氏進門已經有八年多,快九年了,除了女兒虞兼葭,她還生了嫡子虞善思,今年六歲。

  楊淑婉掃了一眼站了滿院的下人,又看了眼綁著手腳的丫頭婆子,眼神微微閃了閃,便若無其事地堆起了笑容。

  見老夫人要端茶,楊淑婉眼疾手快地搶先端起了茶,親手送到老夫人跟前,柔聲道:“老夫人,請喝茶。”

  虞老夫人抬眸,靜靜地看了她一瞬,楊淑婉被看得心中猛跳,有些心神不寧。

  接著,虞老夫人慢吞吞地接過茶杯,挪開了目光,楊淑婉心頭一鬆,就見老夫人沒有喝茶,卻是將茶杯擱到桌子上,許是沒注意,力道稍重了一些,隻聽到“哐啷”一聲,杯底碰撞石桌,發出顯而易見的聲響。

  小院裏眾人噤若寒蟬,連大氣兒也不敢喘了。

  楊淑婉臉上的笑容變得勉強,大冷的天兒,後背無端冒出了一茬兒冷汗:“娘,聽丫鬟說,剛才窈窈醒了,還吃了一些東西,看樣子是沒什麽大礙了,我屋裏還有一盒上好的血燕,一會兒親自送過去,給窈窈補補身子。”

  虞幼窈跪了大半個時辰的佛堂,跪出了毛病,險些沒命,老夫人疼愛虞幼窈,難免對她生出了埋怨。

  做媳婦的,少不得要安撫一下。

  隻是血燕貴重,這一盒還是老爺弄回來給葭葭補身子的,心裏難免有些肉疼。

  “你有心了。”虞老夫人淡淡說了一句。

  楊氏連忙道:“窈窈喊我一聲母親,我視她為親女,她病了,我也心疼,多關心她一些也是應當的。”

  虞老夫人沒在這個話題上繼續,話鋒一轉就問:“之前三姐兒高燒不退,接著窈窈也跟著病了,我倒是忘記問了,三姐兒摔倒受驚,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你可有查清了?”

  楊氏眉毛都抖了起來,下意識捏緊了手裏的帕子,吱唔道:“這不是葭葭一連燒了幾日,窈窈又……我心裏頭擔心,一時倒是把這事兒給忘了,是媳婦兒不對,媳婦兒馬上著人去查一查。”

  借口兒找得倒是毫無破綻,隻可惜虞老夫人不吃這一套:“三姐兒的身子可還好些?”

  楊氏掃了一眼地上瑟瑟發抖的丫頭,有些不安:“已經能吃一些清粥,大夫說要小心養著。”

  虞老夫人目光倏然將她盯住,沉沉地,教人心裏頭發慌:“三姐兒都醒了兩三日,就不曾跟你提過,她是為什麽突然摔倒,又是為什麽受了驚?府裏頭人人都說是窈窈將三姐兒推倒在地上,窈窈為此被罰跪佛堂,還高燒了一天一夜,身為妹妹她就沒有別的話兒?”

  楊氏額頭直冒冷汗:“娘,都是媳婦的錯,媳婦實在擔心葭葭的身子,府裏這幾天發生的事就沒有告訴葭葭,也勒令院子裏的下人不許在葭葭跟前提,葭葭完全不知情,所以……”

  虞老夫人一把握住跟前的茶杯,砸到楊氏的腳邊,“哐啷”一聲,碎片濺了一地:“楊氏,你這是在糊弄誰呢?我這個老婆子是老了,不中用了,但還沒到老糊塗的地步。”

  麵對老夫人的怒火,楊氏極力克製,才勉強讓自己沒有驚呼出聲。

  “把三姐兒身邊的丫鬟梔子綁過來。”虞老夫人沉聲下令,主子不知情,跟在身邊的丫鬟還能不清楚?

  虞兼葭摔倒這麽大的事,身為母親會不問虞兼葭跟前的丫鬟?

  楊氏驚愕出聲:“娘,這是做什……”

  “三姐兒身子不好,身邊服侍的丫頭自然要加倍謹慎,妥貼,主子在跟前摔倒,她拉扯不住,還糊弄主母,欺上瞞下,把過錯推到府裏的主子身上,簡直太可恨。”虞老夫人目光犀利地盯著楊淑婉。

  ——

  Ps:時隔兩年發新書,有點激動的難以自持,章節上貼上來,就忍不住想在後麵說話,哈哈,大家不要覺得囉嗦。

  新書需要大家嗬護才能成長。

  小夥伴們的推薦,收藏,評論,打賞,是作者的動力。

  完結舊文《豪門重生:惡魔千金歸來》,小夥伴們繼續眼熟我~